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爱博士的电影资料馆

宅ing~

 
 
 

日志

 
 

推荐阅读:閱讀香港,閱讀普及文化:讀本的出土  

2008-02-09 16: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閱讀香港,閱讀普及文化:讀本的出土

 

唐維敏 ©版權所有

吳俊雄、張志偉編。《閱讀香港普及文化:1970-2000》。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2001。

 

二OO一年六月中旬,Association of Chinese and Comparative Literature在上海召開兩年一度的學術會議,意外地發現和兩年前奧地利的會議相比之下,來自香港的學者人數似乎嚴重減少,北美地區的朋友則增加了一些。大家也知道,去年已經召開過上海與香港的「雙城記」,緊接著ACCL這個會議,即將召開上海與台北的都市文化會議。一時間,來自台灣的我,突然有一種必須在「香港缺席」的情況下,直接碰觸上海的文化與書寫的新鮮感。同時,許多與會者都發現,這次ACCL會議一共有三篇文章,以楊德昌所執導的電影《一一》為論文撰寫的對象。和剛獲得奧斯卡四項大獎的《臥虎藏龍》,居然在這次會議乏人問津,兩相對比起來,倒是呈現強烈的反差。回想六月初在香港舉辦的文化研究會議以《臥虎藏龍》為討論焦點,而北京申奧又拿《臥虎藏龍》所掀起的武俠熱為炒作熱點,讓人懷疑到是否從事「比較文學」與「文化研究」研究(當然這樣的劃分,只是針對會議舉辦主題的學科,而且是為了討論的方便),在研究對象的選擇上,可能會出現某種時間上的落差?這樣的提問,其實多半起源自一般認為文化研究主要處理「當下」的文化政治議題,其所處理的「流行」、「普及」文化現象,因為缺乏典範、歷史傳統,反倒難以進入(傳統上)「比較文學」的學科疆界。隨著雅俗界線的重疊、文化文類的交雜,比較文學(或文學)等領域對於文化研究的敵意或包容,這樣的說法恐已失效。

 

許多朋友都有赴大陸蒐集資料的經驗,因為資料尋覓不易,加上書價低,因此通常都是大批大批地購買。台灣與大陸的情況相比之下,由於出版與流通管道已經建立,香港出版的書籍(特別是人文學科)已經很容易進入台灣。而以英文書寫的香港文化資料其實更多,更容易從西方英語世界轉而流通進入我們的知識範疇。對於香港文化,特別是流行文化的情形,一直伴隨著政治情勢、文化形構的議題,引發西方與台灣的關注。過去以來,在回顧香港地區的文化研究相關文獻時,大致上可以列出的書單,如呂大樂編《普及文化在香港》(曙光圖書,1983)、香港社會科學研究會編《普及文化研究》(青屋書店,1987)、史文鴻、吳俊雄編《香港普及文化研究》(香港三聯,1993)、洗玉儀編《香港文化與社會》(香港大學亞洲研究中心,1995)、馬傑偉《解讀普及媒介》(次文化堂,1996)、洛楓《世紀末城市:香港的流行文化》(牛津大學出版社,1995)。尤其九七前後至今,這類具備文化反思的書寫動作一直未曾間斷。而以普及文化作為分析對象,則更為有效地掌握香港公共領域與市民文化的脈動。同時,也能夠看到這些文化論述的生產本身所處的政治社會與經濟脈絡。

曾經有人討論到「華人文化研究」、cultural studies in Chinese、或者Chinese Cultural Studies in English這些語言命名的差異,究竟對香港地區文化研究進行理論化和實踐層面,具有哪些定義性的影響。這些說法與其內在載負的意識形態,在建立論述空間的陣地上,具有很象徵、也很實際的標籤作用。《香港讀本:閱讀香港普及文化1970-2000》(Reading Hong Kong Popular Culture 1970-2000),則呈現香港人對於文化情境的自我書寫和反省,透過「讀本」的視野建構,畫出更具歷史面向的議題與理論地圖,或能夠促使許多問題的討論可以在時間軸線上向前延伸,從某(多)個前沿觀點,找到更具啟發性、戰略性的參照對象,找尋到更適當的接合策略。在這樣的教導目的之下,這個讀本在文獻蒐整、論述架構上,更直接顯現出某種集體性的發聲位置,在某個結構化的時空脈絡與思考背景下,對於香港文化的觀察與反思,建構許多另類發聲的主體位置。

對於想要切入香港普及文化的研究者來說,《閱讀香港普及文化》無疑地具有極大的參考價值。全書一共有七百餘頁,共蒐錄七十九篇文章,編輯工程規模浩大,顯示編者的企圖。按照編輯的做法,全書編排上以「理論、媒介觀察、潮流與文化身分」三篇為主要歸類。從理論化、文本實踐、到接收分析等角度,鋪陳香港普及文化的觀察脈動。另一方面,面對這麼一本厚書,我們當然不一定要通篇全讀。或許,可以只把它當作一部工具書,或是教戰手冊,隨著自己所處的脈絡,從字裡行間中啟發論述實踐與運動組織的想法,也不失為一良策。

就「理論」部分來說,在流行文化的討論中,幾乎難以規避理論性的思考? 對我來說,如果針對教學情況下,問題可能應該轉為:理論深度、分析介入與書寫實踐如何多方兼顧。在這篇中包括回顧香港大眾文化的發展、形成特色、文化批判、文化理論的困境、普及文化研究的概述,也有對於城市型態、街頭文化、分眾、百貨公司、商品化、性氾濫、與香港本土意識的概念解析。

「媒介觀察」部分則以文化形式作分類,一共包括電視、電影、流行音樂、漫畫等部分。在電視部分,處理多部電視劇與特定時空的文化權力關係,同時還包括電視廣告、時事資訊、文化認同等問題,將電視在資訊和娛樂兩個層面之外,進入文化網絡的分析。電影部分相對較少,主要談到粵語喜劇片、主題內容分析、大陸客、新女性、色情與道德問題。流行音樂方面,偶像與傳播的關係、劉德華和許冠傑等個人案例,本地意識、愛情依歸、樂壇霸權等問題。漫畫方面分析其中暴力與色情問題、《中華英雄》個案、日本漫畫與霸權追逐等。

「潮流與文化身分」又分為城市與潮流、青少年次文化、性與性別、本土意識四個部分。「城市與潮流」包括工人階級文化與足球運動、三越和八百半等百貨公司、兒童玩具、旅遊、香港作為搞笑都會、城市主義等。「青少年次文化」包括傳媒與青少年次文化、消費文化、無厘頭文化、反抗學校、少女流行文化等。「性與性別」包括婦女雜誌、解放運動、傳媒與女性形象建構、電視廣告與性別意識、女性節食減肥問題。「本土意識」則藉由中式餐廳、愛國工程、電視文化歷史分析、港人自治等問題,討論香港人的文化身分與文化認同。

這些文章多半是「直接介入普及文化現象的評論文章」。文章的共同特點是「不限於固定學科範疇、反映靈活、有啟導性」。而最重要的是,因為它們「大多分散於各種刊物,不容易讀到」,因此這本讀本的出現,既是一種歷史紀錄、論述集結的集體發聲動作。除了全書已有<導論>,熱切地替讀者說明本書的編輯目的和組織架構之外,在每個主題前,還另外撰有「引言」,提綱挈領地描繪每個子題的核心問題意識所在。無形中,更歷史化這些評論文字的生產,也突顯出編者的用心導讀與教育傳承目的。

 

從本書所涵蓋的議題光譜,讓我聯想到同樣是由牛津大學出版社出版,由陳清僑主編的「香港文化研究叢書」。其中多本專著,如《身分認同與公共文化:文化研究論文集》(陳清僑編)、《文化想像與意識形態》(陳清僑編)、《戰後香港的公民文化與政治論述》(羅永生編)、《香港電影類型論》(羅卡等)、《情感的實踐:香港流行歌詞研究》(陳清僑編)、以及《香港文學的流變》(黃繼持等)、《香港現代中國文學史研究》(王宏志)。這幾本著作建立的學術性路線,大致上可以歸類為理論化、傳媒(電影與流行音樂)與香港文學研究三個範疇。在書系中或是專書、或是文集,但相當強調學術分析的厚度、深度,文章也都略有長度。而這本讀本屬於游擊式的評論文字,原本就不強調太濃的學術性,理論厚度、分析深度、還有篇幅上,都很不相同。但是,正因為如此,「它們所提出的問題以及分析君甚具洞察力,反過來給學術研究帶來靈感,啟迪方向」。更不要忘了,這些文字的出現,其實遠早於叢書系列。

讀本內容涵蓋廣泛,正顯示文化研究以問題為導向、以及跨學科分析的調性。同時,上面已經提到,全書的組織,極富有彈性。兩位編者吳俊雄與張志偉在導言中指出,這本書的編輯目的,就是希望「有系統地整理近三十年來討論香港普及文化的文章」,其中有不少「重要的提問與分析」。此外,該書也梳理出香港文化研究的歷史脈絡,相當具有參考價值。

根據這樣的敘事,首先描述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香港文化在現代化衝擊下,形成多樣的形構,商品化、大眾傳媒與普及文化關係密切,而人類學和社會學是處理相關現象與問題的兩個主要學科。城市文化人類學尚未建立、香港生活模式的研究只從量化行為科學入手,著重於香港社會各階層如何適應工業化與現代化的衝擊,著重宏觀共識和集體行為取向,忽略社會隱伏的矛盾。同時,對於面對現代化意識型態的主導與壓迫,不同社會群體如何進行抵抗或協商,則「未見處理」。簡單地說,「礙於研究旨趣和新採取的分析方法,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的香港學術界,並沒有將香港普及文化放上研究的議程」。

隨後,在八十年代的香港,出現許多邊緣性的文化評論。在來源上,這些文字的戰場原本多源自報章雜誌的普及文化評論,其次是志願團體或壓力團體的研究報告。最值得一提的,則是配合香港電影節所出版發行的香港電影回顧特刊。(很自然讓我聯想起島嶼邊緣、破報)其次,這些文化評論所採取的文化分析方法具有很大的多元性,譬如內容分析(應為文本分析)、符號學、深度訪問、民俗方法學等,可以說研究方法的取向與當時社會學科的主流大相逕庭。另外,這些評論中廣泛援引當時學術界尚未重視的西方文化研究理論,如大眾文化理論、激進傳播理論、霸權理論,尤其一新耳目。

九十年代,文化研究已經出現建制化的情況。從1991年「香港文化與社會」研討會的召開,正式將「香港文化」提升到學術議題,隨著九七過度前後,對於當地文化與身份的問題,出現來自各個學術與社會角度的討論,具備濃厚的跨學科色彩,如歷史學、媒介研究、人類學、社會學、比較文學(馬傑偉語)。除了在描述的過程中「找尋」香港本土文化的點滴,更有「介入」文化生產,重塑香港人身分的策略步驟。同時,因為建制化,帶來研究人力、時間與經費的增加,研究成果更為紮實與豐收,而且題目更為廣泛,譬如有關文本與生產制度的電影研究、媒介與身分認同的傳媒研究、潮流文化的生產與接收的社會學研究、記憶與身分和儀式的人類學研究、解構城市建築和影像世界的後現代文化研究、探索普及文化顛覆性的後殖民研究等。

雖然不是在「香港也有」的心態下,我想起本地也有編輯一本「台灣流行文化讀本」的想法,其中的思考點的不謀而合,呈現出藉由不同體材、書寫脈絡,呈現文化研究(建制前)的史前史。其中並無一定的規範性,卻有更多挖掘新議題空間的可能性。同時,這樣的讀本,在香港來說,「不想建立『學術界與非學術界』或『英文與中文』等二元對立的關係,它和學術界的關係是「互相補充、而非相互對立」。作為一個讀本,對台灣的我們來說,是一個蠻不錯的參考資料。儘管早期理論強度或許不足,但了解到特定時空下它們的理論化努力、以及某些案例的歷史分析,都提供我們進一步認識香港文化政治的窗口。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