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爱博士的电影资料馆

宅ing~

 
 
 

日志

 
 

在长征的道路上青春放歌(2)  

2006-09-06 14:00:00|  分类: 中国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山飞渡何所惧!

 

《在长征的道路上》影片中有一组镜头,马失足陷入草地的泥塘,拼命地折腾挣扎。有人问,这么逼真,怎么设计出来的呢?汪孟渊笑笑说:“不是设计,那就是我自己的遭遇,被旁边的摄影师及时抓拍了下来。”这种烂泥塘表面看不出来,覆盖着密密的草,一脚踩漏了,就有劲使不出,越陷越深。当年红军过草地的时候,牺牲在这种烂泥塘中的还是为数不少。

“我们当时骑的马是部队的马,不如老乡的马熟悉,知道哪儿有烂泥塘;部队的马不熟悉,就知道往前走。结果一下陷进泥塘里,我当时半个身子还在外面,心想这样不行啊,不能把摄影队的装备淹了啊。我身上有两样东西,一个是基辅照相机,一把51式手枪,我就把它们拽下来往外甩。摄制组的人都在十米开外,他们想办法把背包绳子解开,往我这边甩,费好大力才把我和马拽出来。全亏我当时身强体壮,换成当年饥寒交迫的红军,肯定就淹死了。”

汪孟渊这次掉进的是一个大泥塘,而小泥塘几乎每人都会碰到。朱鹿童还记得:“有一次,刘仑画画跟不上了大部队,冯毅夫骑着一匹老白马就去找,刚走出去不远,一下就栽进泥塘去了。冯毅夫从马的背上甩到马脖子上,亏了没翻过去。马一挣扎,又把他给顶回来了。我们赶快冲上去,死命把他和马拽了出来。要是再走远点,我们不在旁边,那就太危险了。”

都说老马识途,为什么还会掉进泥塘里?原来,马有时控制不住自己和草地上的牛虻有关。它们专门叮在马背上咬,马受不了,到处乱跑,就容易出事。

草原的天气同样变幻莫测。胡宝玉在此后的多年中,曾多次去过川西北草地,在他1990年出版的《雪山草地风情录》中,黄宝善记述了初入草地时的情景:“当时,大家沉浸在初次接触草地,并被它明媚的景色所感染的激情中,突然,远天卷起了大片乌云,接着狂风骤起,大风夹着瓢泼似的大雨向我们的驻地袭来。尽管大家一起动手,赶紧架设帐篷,结果,还是被淋了个湿透。”

与草地相比,翻越雪山也是个严峻的任务。那时候没有氧气瓶,摄影队晚上在三千多尺的帐篷里面过夜,或者干脆挖一个雪洞,点一支蜡烛偎依着相互取暖。当时一起同行的,还有成都军区政治部干事易光同志。他告诉大家,爬山的时候不要说话,就怕声音振荡,发生雪崩,跑都跑不了。这下子,摄制组开始有点紧张,过雪山时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可是器材太沉重,几十斤的西尼风摄影机,马匹大汗淋漓,怎么也走不动。黄宝善说:“你要是骑马,马走不动;你要是爬山,人走不动。综合的办法,人拉着马尾巴,让马拖着过了雪山。”

人在野外行军,吃穿都不能太讲究。那时候,能吃上夹着盐巴和大油的馒头就是不错的美味,至于是否胆固醇超标,那是不会想到的事。“叶良睟在刷经寺装了一罐子酥油。后来第一次爬雪山,一天多之后,眼看离山顶就二三百米了,可就是上不去,走了三步五步就喘得要命。摄影器材不能扔啊,最好只好忍痛把自己的酥油丢下走了。等过了山顶吃饭的时候,我们都想着那罐油,但是谁也没敢再回去拿。所以联想到当年红军还没有吃的时候是什么情况,只能吃草根、树皮、腰带,这是没办法的。”说到这,朱鹿童颇有感触。

当时没有纯净的饮用水,黄宝善之前了解到这个问题,备上了一些净水的药,可还是免不了出问题。“我们住在乌江犹家坝的村公所,当时条件很差。睡在人家新房顶上,两条腿一晚上给跳蚤咬了一百多个个红点。喝的水呢,还是梯田里流下的水,人家上游还在施粪浇肥。过两三年我从新疆回来,在火车上偶遇画家董希文。他说,‘长征’回来,肚子里长了绦虫,就是在游家坝喝的水造成的,可把他折腾地够呛。”

在当时威胁到摄制组的,除了恶劣的自然条件和物质条件,猖狂的叛匪活动更是此起彼伏,他们在少数民族地区和群众混杂起来,让人很难分辨,摄影队的气氛一度十分紧张。在大凉山彝族区,杨光远他们一度被叛匪包围,多亏了“擒贼先擒王”,才化险为夷。杨光远笑言:“晚上,吴迪给我住一个帐篷。他做梦,拿出手枪对准我,让我不要动,把我吓得够呛!当时环境就紧张到那个程度。”

涉岷江时,经过了一个叛匪经常出没的地区,身上的枪都打开了保险,骑兵版放出了警戒哨。突然马失前蹄,一只装着大电瓶的箱子滑落到湍急的江流中。“通讯班的副班长是个陕西老兵,平时吊儿郎当的,这时候顺手牵过一匹马,沿着河往下追,追了几里开外,发现箱子已经碎了,电瓶没了。”当天晚上,摄制组把这一情况通过电台报告厂里。

为了保证安全,摄制组配备了苏制44冲锋枪、51式手枪和手榴弹,由武装骑兵一路护卫。在腊子口成都军区与兰州军区交接之后,成都军区的骑兵班由易光率领原路返回。快到黑水的时候,遭遇叛匪伏击,一个小战士壮烈牺牲,易光负重伤。当时的条件就是这么危险,可摄影队的成员提及于此,还是感慨:“与真正的长征相比,我们幸福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