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爱博士的电影资料馆

宅ing~

 
 
 

日志

 
 

在长征的道路上青春放歌(1)  

2006-09-06 13:57:00|  分类: 中国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长征的道路上青春放歌

 

文/沙丹

 

19351019,一万多名衣着褴褛、手持简陋武器的疲惫之师,徒步穿越万里征途,突破一年多来敌人的疯狂围追堵截,胜利到达陕北吴起镇。此时,这支严重减员的队伍尚不知道,他们已经创造了世界军事史上的一项伟大奇迹——长征。长征成功地实现了红军的战略转移,为中国革命的形势带来了新的转机。此情此景,毛泽东同志耐不住内心激动,挥毫写下:“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今天再来回味这句诗词,它似乎是一副史诗性的画卷,一支全景式的镜头将历史长河的瞬间凝固。而这凝固的背后,是难以忘怀的血与火的铸就。就在那次传奇的征途过去整整20年后,1955年,一个摄制组满载着总政领导的嘱托,由北京出发,经宜昌溯江而上,开始了为时一年半的“重走长征路”。

黄宝善便是这支摄制组的成员之一,当时年仅24岁的他全程负责影片的剧务管理工作,对拍摄过程的前前后后可谓了如指掌,可最近有报道称这部影片“始终没有对外界公映”,这让他不太开心。为了再现历史的真实,200669日,黄宝善与当年一同工作过的老伙伴吴迪、杨光远、汪孟渊、朱鹿童、刘莫皋聚在一起畅所欲言。他们不约而同地背着各自的照相机而来,谈话间伴随着“咔咔”的快门律动,敏捷的身手绝不像一群年过古稀的老人。他们,以摄影为职业,以电影为生命。50年前的往事,就此缓缓拉开。

 

精兵万里赴戎机

 

《在长征的道路上》拍摄之际,新中国才刚刚成立了6年,作为八一厂第一部独立拍摄的彩色长纪录片,影片的艺术意义与政治意义不言自明。但是,在黄宝善看来,《在长征的道路上》并非完全记录了当年红军长征的全过程。

“如果都展示的话,首先要包括最早到达陕北的徐海东红25军;再加上四方面军,撤出鄂豫皖,到川陕根据地,与一方面军会师;再加上湖南撤出来的红二、六军团。整个长征的历史应该是这样的,而我们这部纪录片呢,基本上是沿着红一方面军走过的道路。也就是党中央走过的长征路,并没有把全部红军走的路都展示出来。”

影片的导演是冯毅夫,剧务主任赵凯,下辖3个摄影队:摄影师薛伯青和助理汪孟渊、朱鹿童;摄影师王杰和助理叶良睟;摄影师吴迪和助理杨光远。加上副剧务主任黄宝善和会计丁增崑,一共11个人。这些人中,“老薛最大,当时46岁;冯毅夫36岁”,其他大多数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他们接受过很多战争的考验,称得上精兵良将。除此之外,画家董希文、关夫生、刘仑、电影局的作家耿西和《解放军画报》的摄影记者胡宝玉等5人也随队同行。

临走之前,摄制组对长征的历史做了一些准备。黄宝善回忆说:“我到了当时的中宣部,他们那儿正在编辑一本书,就是后来出版的《红一方面军长征记》。第一篇署名廉臣的文章,记述了从长征开始到进草地之前的过程。接待我的人说这是党中央的一个负责同志写的,我们基本上就是按照它提供的内容设计了拍摄路线。”

这位叫廉臣的人,其实就是陈云同志。在过彝族区、进草地之前,他被中央派回上海做地下工作去了,因此只记叙了长征的一部分过程。

《在长征的道路上》是总政下的指示,八一厂自然格外重视。建国伊始,虽然各方面条件有所限制,但是厂里面还是尽可能拿出了重量级装备。朱鹿童回忆道:“我们组使用的捷克中型西尼风,是拍故事片的机器;还有一台法国的康米福莱克斯,这是军队能拿出来的最重型的设备了。现在的充电的电瓶很轻,我们那时候用的电瓶都几十斤,背不动,得两个人抬着或者用马驮。”吴迪、杨光远那组使用的则是一台小型西尼风,外加一台备用的苏联艾姆,“拍两个镜头,就得上发条”。最让人羡慕地便是薛伯青了,长征拍摄途中,他带去了一架私人的美式手提艾姆,二战时的战地装备,不过也只能装胶片一百尺。胶片是东德的阿克发彩色片,后来专门送到苏联冲洗。摄制组19555月从北京出发,经武汉、宜昌,过长江三峡,到重庆成都军区大坪招待所。

从重庆准备行囊妥当后,一行人首先去了贵州遵义,拍摄遵义会议的遗址。黄宝善还记得:“那是军阀柏辉章的公馆,当时四周还是民房,挂着‘遵义会议遗址筹备处’的木牌子,我们拍摄的时候,还专门把‘遗址筹备处’几个字给锯掉了。”随后,摄制组来到了地势险要的娄山关,“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在选择拍摄角度的时候,摄制组无意中发现了一块娄山关石碑。“埋在土里了,一直没人发现。我们后来拍摄的时候,几个战士把那块巨大的石碑重新立起来。又过了三十年,1985年厂里重拍《今日长征路》,我跟张效祖、杨喜云他们又去了一次,样子已经变了,但这块碑还在。”说到这,黄宝善兴致盎然。

到达成都之后,冯毅夫带薛伯青组去泸定拍摄大渡河、铁索桥;随后,摄制组开始分流。剧务主任赵凯和吴迪、杨光远去了大凉山彝族区;其他大部分成员经汶川、刷经寺,翻越雪山,到达黑水、毛尔盖,接着向松番草原进发。为了保证摄制组的安全和伙食,成都军区专门调拨了一个十二人的武装骑兵班,一个四五人的炊事班,外加一个四人电台小组。加上随行的马队、牦牛,一路过来,也颇有浩浩荡荡之感。

到了草原后,在若尔盖(今红原县)拍摄了有关草地的材料后,摄制组又再次进行分工。王杰组与汪孟渊去大小金川与吴迪组重新会合,翻过夹金山,到达懋功拍摄一四方面军会师。冯毅夫与薛伯青组一行人,经班佑、巴西沟口,溯白龙江而上,直至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腊子口,最后到达临洮古城。此时已是1955年的11月,经过六个月的艰难跋涉,《在长征道路上》的第一部分素材拍摄宣告完成。

19565月,摄制组二度出发。冯毅夫、黄宝善、王杰组与新加入的摄影助理刘莫皋奔江西,拍摄瑞金和井冈山;而薛伯青组一行三人赴延安、六盘山地区拍摄。由于拍摄地很分散,有时摄影助理也单独执行拍摄任务。整个过程历时一年半,拍摄了素材400多分钟,经剪辑后编为8本共241919576月在全国公开发行。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