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爱博士的电影资料馆

宅ing~

 
 
 

日志

 
 

《苦菜花》:诉不尽的女性芬芳(3)  

2006-08-21 14:44:00|  分类: 中国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乎于情  三年铸剑

 

拿八一厂的60年代的另一部红色经典《林海雪原》做个比较。刘沛然是在曲波原著的基础上,抽出精华,基本上对故事情节没作改动,最经典的杨子荣智闯贼窝一段,更是活灵灵地照搬;而《苦菜花》的情况远比“打虎上山”来得复杂,冯德英在保持小说主题精神的同时,略去了于得海、柳八爷等一批重要男性形象,某种程度上,这成了一部反映女性心理历程的革命颂歌。

但之所以电影《苦菜花》还是深深铭刻了冯德英的痕迹,主要在于母亲作为第一主角得到了空前地提升。如小说原著中所写:“母亲,她今年三十九岁,看上去,倒象是四十开外的人了。她的个子,在女人里面算是高的,背稍有点驼,稠密的头发,已有些灰蓬蓬的,在那双浓厚的眉毛下,一对大而黑眸的眼睛,陪衬在方圆的大脸盘上,看得出,在年青时,她是个美丽而和善的姑娘。”

曲云在塑造这个角色时,只有36岁,却已经演了二十多年的“老大娘”。“幼小着戎装,红颜扮老娘。同窗偕叟妪,奋发少年狂。”这首自提诗无疑是她亲身经历的回顾。“演《苦菜花》,说实在话,那时对自己要求特别严格。导演相信了我,我就要付出代价。别人都睡觉,我不睡,我捉摸本子。琢磨我的戏,反复地练习。往真实里面去体现,就是要把它的情感体现在银幕上。”

冯德英是山东牟平人,作曲萧绗是牟平人,曲云也是牟平人。他们能够聚在一起并非偶然,共同的苦难历程和情感经验让他们的努力完好地融合于一体。

冯德英回忆说:“拍电影《苦菜花》,光前期准备就有两年时间,挑选演员、到农村体验生活、读原著……经过了相当细致的一个过程,而实拍又用了一年多时间,从导演到演员都非常卖力,当时经费来源于国家拨款,对片子有很高的思想性艺术性要求。而现在的经济社会,一部电视剧的拍摄制作完成周期是多长?有谁能花三年搞一部电视剧?

曲云如今看来似乎是母亲的不二人选,刚开始也并非板上钉钉的的事儿。“导演李昂是上海人,人家开始还没相信我哩。找了好多名演员来试戏,都不成。”曲云不知道,关于母亲这一角色的人选,那时的李昂的确寝食难安,连“儿媳妇”袁霞也曾被他拉去饰演母亲。

“那时已经定了我演星梅。可后来有天,导演让我再试试母亲。我那时才31岁。当时,我真觉得自己不行。化完妆以后,我自己瞧着也不自信,整个一个娃娃脸,虽然抹了很多乳胶,可还是不像。我对李昂说,导演,我还是演星梅吧。”

机会落到了主动请战的曲云身上,她终于不负导演的期望,把母亲曲折的命运、心态的转变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如今,陈小艺在电视上饰演母亲后,很多人评价“太年轻、太漂亮了”——需知她今年已经39岁,正是冯德英小说中所表现的年龄。当然,我们无需责备小艺的年轻、漂亮,当影视剧进入商业运作的时代,我们就要尊重商业的规律。

电影《苦菜花》在计划指令下的拍摄,前后拖了3年多,真正的慢工出细活;电视剧3个月便拍竣,2个小时的长度还被抻成18集,“感情戏”大幅度增加。电影全部都是山东演员,在冯德英老家实地拍摄,外景便出了两次;电视剧在胶东已经找不到合适的村庄,重新搭景费时费钱,制片方也等不起,“只好到了太行山一带找了个相对落后的村庄去拍,这样一来,生活气息就不同了”。电影拍摄时条件艰苦,在老百姓潮湿的空屋里打地铺,坐颠簸的大卡车去外景地,为了学织布,曲云甚至要孤身一人步行去几里外的村庄挨户打听;如今电视剧条件好了,研读原著的工夫也没有了,“连一些主要演员都是现看本子现演”,一切就是为了赶进度,马上推向市场。

冯德英于是笑言:“抗战八年,他们一个季度就结束了。连服装都没怎么换。

当然,《苦菜花》作为长篇小说,其篇幅决定了电视剧与原小说的更加契合。主要女性角色增为八人,王柬芝情感的丰富化,似乎更暗合冯德英的本意。但电影仍然以其粗砾的真实感动万千观众。母亲、星梅、娟子、萍莉、秀子以及天真活泼的小嫚子,银幕之上的她们光彩依旧,散发着无尽的女性芬芳。

1965年底,曲云作为优秀演员被中央文化部和电影局指派参加在埃及举行的中国电影周,在那儿过了一个新年。“本来说是再去英国、日本,等回来了,红卫兵满街到处剪辫子、挂高跟鞋、纠斗,就再也没有出去。”袁霞因在《永不消逝的电波》、话剧《霓虹灯下的哨兵和《苦菜花》中表现出色,相继受到了周总理、罗瑞卿和肖华等中央领导的高度评价。“文革”后,她和丈夫去了内蒙一支空军高炮部队。787月,她由于饰演《永不消逝的电波》获南斯拉夫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后,被调回八一厂。待到1980年接演下一部作品《花枝俏》,已是15年之后的事情了……剧组其他兄弟姐妹分散天涯南北,音信杳无。

“苦菜花开闪金光,朵朵鲜花迎太阳……”电视中又传来这熟悉的旋律。在这歌声中,陈小艺完成了一次新的个人艺术体验;而曲云和袁霞她们,延续着对一个时代毕生的怀念。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