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爱博士的电影资料馆

宅ing~

 
 
 

日志

 
 

《苦菜花》:诉不尽的女性芬芳(1)  

2006-08-21 14:41:00|  分类: 中国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苦菜花》:诉不尽的女性芬芳

 

文/沙丹

 

“苦菜花开闪金光,朵朵鲜花迎太阳;受苦人拿枪闹革命,永远跟着共产党……”200510月的一晚,当电视机里传出这高亢激越的旋律时,我很快地意识到:这朴质顿挫、充满泥土气息的歌声早已远离了身边的纷繁陆离,让听者刹那间回到了郭兰英、王玉珍的年代。

王音璇是这首民歌的演唱者,40年前,它被大江南北的群众广泛传唱。而在电影《苦菜花》中一次次的复现变奏,也让观众的心与片中一个个鲜明的女性形象交揉在一起。40年后,当这熟悉的旋律再次出现在新版电视剧中时,带给我们的是种复杂的感受——一丝怀旧,一丝困惑。

怀旧之处,让我们忆起1965年八一厂电影带来的感动:曲云饰演的母亲、袁霞饰演的星梅、杨雅琴饰演的娟子……三位经典的女性群像,无法在脑海中磨灭;而困惑在于,当《苦菜花》通过电视剧得到新的诠释后,它是否可以再现红色经典的原貌。如众多批评者指出,电视剧“编造”了叛徒王柬芝与英雄母亲的感情戏,“有悖原著精神”。

可小说作者冯德英对于此番改写“比较肯定”。接受记者提问时,他说:“你得考虑到时代情况来看……我认为只要不违背当时的社会背景,不歪曲社会现实,不刻意商业炒作,已经很不错了。”同时,电视剧版的导演王冀邢也声言:“老电影《苦菜花》受当时拍摄的时代背景所限,只是一味强调了英雄事迹。事实上,原著《苦菜花》中的感情戏很丰富,电视剧比电影版更忠实于小说原著。”

40年前电影《苦菜花》正是冯德英自己做的编剧,从当年“受时代背景所限”、“一味强调英雄事迹”到如今对增加感情描写的肯定,他似乎默许了某种变迁。今天,我们去翻开往日发黄的书页,并非对这种变迁做简单地否定。一个人的力量之于历史,永远都是那么微薄可笑。

 

                   生活提炼 艺术改写

 

见到冯德英的人,都会惊叹他的年轻矍铄。很小的时候,便听说过这个名字,可如今他才刚逾七十之年。很难想象,《苦菜花》竟会是将近半个世纪前的作品。确切的说,《苦菜花》的创作是从其18岁开始的。至最终完成之时,也仅仅只有23岁。

1953年我从杭州调到南京工作,和几个战友经常谈及写作之事,他们鼓励我继续写下去。我便又开始写,结果写出一篇四五万字的文章,是全以真实材料记述母亲的。这篇文章也可以说是《苦菜花》的素坯。”

此时的他,还是空军部队的一名无线电机要员。安静的工作为其提供了创作小说的外在条件。而就其本源,则来自于革命岁月刻骨铭心的记忆。“我参加人民解放军的第二年——1950年春天,我偶然看到一本封皮已被搓烂了的书——《洋铁桶的故事》。读着读着,我被这本书里打日本鬼子的故事情节吸引住了。这就是我接触到的第一本小说。也就是说,到这时我才知道有小说,知道我也熟悉的生活能用来写成一本书。”

冯德英所处的正是一个典型的革命之家,抗战之时,哥哥、大姐、大姐夫都是地下党员,在这种氛围的感召下,母亲也毫无犹豫地投身于抗日斗争。“她的阶级觉悟提高了。历经无数次斗争的考验,渐渐从无意识到有意识,从本能的到自觉的,终于成为一个积极的革命者。”这便有了小说依托的原型。

小说中,母亲的名字并不为人所知。可真实中,冯德英也是在母亲1946年去世的时候,才知道他的大名叫曹文琳,“母亲是累死的,去世前身体已经完全崩溃了”,这让他感到自责。他决心为天下的母亲——这一永恒光辉的形象——谱写一曲赞歌。

经过两年的准备,冯德英1955年春开始正式着笔,洋洋40万字在区区半年中肆意流淌出来。然而,这一切大都是在秘而不宣的情况下进行的。8月,他将认真誊抄的书稿寄往总政文化部,并附上了一封给部长陈沂的信,说明了写作的前因后果。

《解放军文艺》编辑部不久就来了消息。“这部小说原名叫《母亲》,那是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独立出版的第一本小说,当时编辑说你能不能把这个题目改一下?与高尔基的作品重名了,实在想不出其他的来就叫《母亲》也行,咱这是中国版的母亲嘛。后来我一下想到了苦菜花,因为小说里也描写到了这种植物,就改了。”

后来,《苦菜花》风靡全国的时候,无数读者给冯德英来信,盛赞“书中的母亲就像高尔基笔下的母亲一样伟大”。

冯德英也由此被调到空政文化部担任创作员。刚开始,他只是住在集体宿舍里,待遇按一般干部对待。时任空军司令的刘亚楼获悉此事,将管理人员狠训了一番:“空军有几十万人,能写长篇小说的有几个?你要是有这个能耐,我马上把你供起来!”从此,冯德英有了更加良好的创作环境。

盛赞中也夹杂了质疑之声。不少人指责小说“露骨地表现男女关系”。王柬芝的“女儿”杏莉是其母与长工王长锁通奸所生;伪中队长王竹的老婆也曾让日本人强奸过。不仅如此,根正苗红的正面人物也通常为情所困:娟子和永泉的爱情是全书中的贯穿线索;星梅主动要求铁公和自己成婚;母亲的大儿子德强则和王柬芝的“女儿”成了一对儿。

“其实,现在看来我的小说中的两性描写也没什么,都是情节的需要,这样可以突出人物性格。”冯德英对此十分坦然,“莫言的研究生论文还评价我的《苦菜花》关于两性的描写走到了时代的前列。”

也有人对《苦菜花》的稿酬表示不满。19581030日《人民日报》署名张弘强的文章指出:“少尉排长冯德英同志当排长一个月只发七十到八十元的薪金,而他写了一部小说一次就得了两万多元的稿费,相当于少尉排长的二十多年的薪金……。这里我们要问:难道演员、教授、科学家、作家的劳动就那样值钱吗?”

这种“一刀切”的论调在当时并非偶然。可实际上,冯德英第一笔稿费也只有8000元,这在当时虽然不啻为一笔“巨款”,但他很快就将全部稿费捐献给胶东地区,支援家乡建设。而自1959年,他更声明,以后再版的版税也不要了。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