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爱博士的电影资料馆

宅ing~

 
 
 

日志

 
 

肯·洛奇:挥舞英国民族电影大旗(2)  

2006-07-28 13:52:00|  分类: 欧日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伍德福尔的荒原之声

 

肯·洛奇的现实主义并不是一个单独的个体现象,而是英国电影一脉相承的结果。从最早期格里尔逊、亨弗莱·詹宁斯的记录时代,“平凡中凸现诗意”已成为英国现实主义的标志。而50年代,由林赛·安德森、卡雷尔·赖兹兴起的“自由电影”延续了这一传统。这些纪录片和短片多运用高感光度的黑白胶片和自然光效实景拍摄,推崇纪实性;投资较小,启用相对知名度低的演员。

但是,肯·洛奇却否认自己受到“自由电影”的影响。在1991年接受记者采访时,他风趣地说:“直到几年前,我还从没有看过‘自由电影’的片段。我不想因为自己的创作给他们抹黑,那些作品非常有趣。我相信它们很重要,但确实没有影响到我。

而在50年代末,当“自由电影”运动过渡到“英国新浪潮”之时,肯·洛奇开始变得对政治充满兴趣。“我的父母没有什么政党倾向。后来我离开牛津大学,在剧院呆了一段美好时光。加入了BBC之后,我受到了一起工作的朋友、制片人的影响——比如托尼·加内特和罗格·史密斯——开始研读政治。50年代末的很多作家,像阿兰·西利托,约翰·布莱恩,斯坦·巴斯图和大卫·斯托雷,他们的小说深深打动了我。他们作品的乡土化设置和我的生活背景类似,于是我开始对反映非城市生活感兴趣。

肯·洛奇口中所崇拜的这几位作家,全都是工人阶级出身,他们的大部分作品都被改编成了电影,比如《星期六晚上和星期天早晨》《上流社会》《一点爱意》等等,这也是英国电影最为辉煌的时代。而它们又全部是现实主义作品,并且明显充满了“粗砾的”味道:主人公全是“愤怒青年”,好勇斗狠,口出狂言,对体制不满,却又颇招女孩子喜欢。伊丽莎白·泰勒曾经的老公里查德·波顿和阿尔波特·芬尼都借此一炮成名。

而当肯·洛奇转向大银幕创作的时候,英国新浪潮已至尾声。他的影像依旧粗砾,主人公却已不再是小愤青。在拍摄完反映女性混乱生活的《苦命的母牛》后,肯·洛奇创作出英国电影中的不朽名作《小孩与鹰》(1969)。该片30年后,被英国电影协会(BFI)评为百年百大影片第7名,这是一次辉煌的成就。同时,这也是他与摄影师克里斯·门格斯首度合作,门格斯后来依靠《杀戮之地》《传道》两获奥斯卡摄影奖,成为当代英国电影摄影首席大师。

《小孩与鹰》的故事非常简单。比利是英国中北部城市巴恩斯利郊外小镇上的孩子,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得到了一只小鹰。为了训练它,他从图书馆借来了专业书籍,给它喂食,训练它飞翔。片名“Kes”便是比利对小鹰的呼唤。可当小鹰真的能在荒原的上空展翅高飞时,却被比利当矿工的哥哥给弄死了,原因仅仅因为比利没有按他的吩咐给他下注赌马。比利失声痛哭,生活仿佛失去了颜色。

即使如此简单的剧情,在肯·洛奇完美的诠释下,在门格斯诗性的渲染中,影片得到了升华。电影的宣传语中说:“你或许会觉得很有趣,你或许会想到这个孩子的未来,你或许想错了。”在半纪实的影调下面,布满了愁绪和喟叹。有意思的是,最近的一项英国电影调查中,《小孩与鹰》竟被评选为“最适合儿童观看的影片”之一,与《外星人》《将军号》并驾齐驱。孩子们会从这部电影中得到十足的乐趣吗?他们也许只是喜欢那只可爱的小鹰吧。

影片由肯·洛奇的好友托尼·加内特兼职,为此他们还专门成了一家“鹰电影制片公司”,英国新浪潮时期最著名的伍德福尔公司(Woodfall Films)发行了这部作品。1959年,这家公司由托尼·理查森和约翰·奥斯本共同创建,运作当中也得到了大制片家迈克尔·鲍肯主持的布伦斯顿公司(Bryanston Films)的资金支持。《小孩与鹰》之中带有明显的“伍德福尔”风格,正是共同的现实主义美学趣味让这部伟大而纯净的影片顺利问世。

肯·洛奇最擅长的“即兴排演”和“对白方言化”在《小孩与鹰》中得到了初步的实践。电影中的教会学校成员全部由非职业演员担任,为此肯·洛奇特意在片头字幕中加以鸣谢。20多年后,他创作的《群氓》和《铁路之歌》同样如此,非职业演员的即兴表演也成为衡量肯·洛奇美学风格的最明显标志。这些来自英国各地的人哪会什么标准的伦敦音,土腔土调,插科打诨,无话不说,煞是有趣。在英国上映时,不打字幕观众都听不懂。这或许也是肯·洛奇在国内颇受冷遇的原因之一吧。

肯·洛奇年轻时的夙愿就是建立一所方言剧院,为此他才进入BBC打工赚钱。剧院最终没有建成,可他的理想却在大银幕上实现了。2002年,他拍摄的《甜蜜的十六岁》实际上是对《小孩与鹰》的回归,看来肯·洛奇老当益壮,童心犹在。

 

                                恋爱与自由之殇     

              

肯·洛奇在60年代末声名鹊起之后,有一段长达20年的沉默期。这些年中,除了一些少数明显注重品质的作品——比如《猎场看守》和《注视与微笑》——他的电影作品鲜被制片商看好,一些电视作品也被勒令禁播。可到了90年代初,肯·洛奇的创作有了惊人的复原,作品屡屡获奖,他也当之无愧地迈入了英国电影的伟人祠。

尤其令人关注的是,肯·洛奇有时也从工人阶级的题材中跳跃出来,他的视野更加开阔宏大。“人类生活无限多样,无限趣味。这让你愿意拍摄电影。但是,你不能和你看见的世界脱节,你必须决定拍摄什么色彩的电影,不要拘泥于其中一类。关于工人阶级领导权的问题,我相信有一个时期要关注它,但并不是说每一部电影我都要说这个问题。你的视野要宽,你觉得“这个故事有趣,得弄点钱拍它”,就去拍。电影形态多种多样,你必须沿着一条相当实效的路子继续下去。

2004年的《爱之吻》,在肯·洛奇的创作序列中便是一个特例。这个片子不是关于工人阶级的,而是关于世界最热点的族裔融合问题的。

有意思的是,这一年各个主要电影国家都在拍多元族裔题材的片子。英国有《爱之吻》和史蒂芬·弗里尔斯的《肮脏美事》,法国有反映阿尔及利亚后裔的《躲闪》,德国有费斯·阿金的《勇往直前》,美国有奥斯卡大热《撞车》。可这里面,除了《撞车》是披着“多元族裔”的皮在讲好莱坞的主流故事,其他国家的影片或多或少弥漫着“伤感”“焦虑”之情,这或许才是艺术家真正良知的体现。

《爱之吻》的故事又发生在肯·洛奇偏爱的格拉斯哥,当地的巴基斯坦裔DJ卡西姆恋上了天主教学校教钢琴的女孩罗斯琳,一场危险的爱情开始了。卡西姆的家庭认为儿子的行为已经构成“奇耻大辱”,他们拼命阻挠,甚至安排“相亲”来刺激罗斯琳;而罗斯琳的天主教学校,也绝不能允许这种有辱圣灵的事情出现,除非“卡西姆改信天主教,或者他们的后代皈依耶稣”。这种苛刻的条件,让两位年轻人痛苦万状,精神濒临崩溃。

卡西姆父亲的话很代表了社会上的一种声音:“即使再过几百年,人们还得叫你混蛋。你现在才25岁,你应该拥有一切应该拥有的东西。你的名誉,你的事业,你的财富,你的资源……以后会怎么样呢?他们全都会因为这场婚姻而毁掉!”

 但是卡西姆最终坚持了自己的选择。影片最后,这对恋人依偎在一起,享受着暂时的平静和甜蜜。可是,以后的情况会怎么样,谁都无法预料,危险不会去而不返,更大的考验在等待着他们。影片中有一些适度而克制的情爱镜头,审查委员会据此将其定位为“ 15级:某些场景不适合儿童观看。但肯·洛奇竟然在公开场合呼吁中学生“冲破法律束缚”,到影院欣赏这部影片,“因为每一个孩子都应该了解身边发生的真实”。

《爱之吻》之后,便是今年荣膺金棕榈奖的《风吹稻浪》。这部影片的形态和格局颇似肯·洛奇1990年的《秘密议程》和1995年的《土地与自由》,充满了恢宏大气的反思力度。正如反映西班牙内战的《土》片曾在西班牙国内取得相当好的票房,并引发社会上的激烈讨论,《风吹稻浪》所揭示的英国与爱尔兰由来已久的领土矛盾,也在戛纳收获了两极化的回声。

即便如此,肯·洛奇以其真诚的态度完成了对政治情节剧的回归。70年代以来,英国电影明显地被分为“现实派”和“奇幻派”两支——而当“奇幻派”的大师德雷克·贾曼和彼得·格林纳韦逐渐淡出之后,“现实派”的肯·洛奇和迈克·李显然被赋予了更深沉的民族意义。人生七十古来稀,面对英国电影文化身份的危机,肯·洛奇还远没有到功成身退的年纪。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