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爱博士的电影资料馆

宅ing~

 
 
 

日志

 
 

张元:转型和困境  

2006-06-26 14:58:00|  分类: 中国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元:转型和困境

 

尽管在各个访谈中,张元总是一味地拒绝“主流”与“他者”、“边缘”与“中心”、“地上”与“地下”之类的话语,不承认所谓的“转型”,甚至反感加诸在他身上的“第六代导演”的命名,努力彰显和标榜其特立独行的个性,但是从他的作品序列中,观众还是可以或隐或显地感受到体制与市场加诸在他身上的压力和影响。而且,张元的这种创作里程,某种程度上在新生代导演中更为清晰、更具典型意义。

如同第六代的其他导演一样,张元是一个颇具叛逆精神的先锋青年。他有着很好的绘画底子,在电影学院的摄影系毕业之后,被分配到八一电影制片厂。但是他没有顺理成章地去八一厂报到。从他的第一部黑白片《妈妈》到如今的《看上去很美》,张元实践着自己的人生逆旅。

 

如果说第五代是在反反复复地叙说着一个个古老中国的寓言,那么第六代则偏爱用同情的目光关注着身边发生的事情,经常带着浓重的纪录色彩。张元的作品,也是从亲临生活开始。在拍摄一个题材之前,他总是尽可能进行一系列的采访。如拍摄《母亲》和《儿子》,他试图去了解那个家庭的生存状态;拍摄《过年回家》,他去监狱采访了许许多多的警察和杀人犯……从中获取驾驭那个题材的自信。

 

张元说:“我觉得电影是个人的东西,我力求不与上一代一样,像一点别人的东西就不再是你自己的。”他宣称,“第一,我不去考虑票房,第二我不去考虑业界人士的认同,第三我也不可能知道我可不可能去得奖,虽然我的电影得过很多奖,但是我不去考虑这一点。为什么呢?因为你不知道你的观众将是谁。”由此可见他不羁的性格。

 

张元的电影在国外频频获奖,但是在国内却一度被禁。他最为满意的作品《北京杂种》一直无缘与国内观众见面。直到《过年回家》为体制所认可,他才得以由国外迈进国门。解禁后的张元同样兴奋:“很长时间内我的电影没法在自己的祖国上演,到今天终于在国内有喜欢我电影的观众……这种感觉我觉得是超出我在国外得奖……这也是我等待多年的一件事情。”

 

从体制外到体制内,张元却面临了更多的困境。难以预测的电影市场,国内众口难调的欣赏趣味和偏于冷淡的反应,给导演带来了新的迷茫。1998年后的第一部解禁作品《过年回家》在国外仍旧是得到赞誉,获得了威尼斯最佳导演大奖,但是在国内却偏遭冷遇。之后,张元根据王朔小说拍摄了《我爱你》,影片取得了良好的市场回报。但是接下来的大制作《绿茶》却出乎意料地遭遇了滑铁卢。影片集合了众多大腕明星和卖点,结果却是评论和票房的双双失败。对于观众的口味,张元越觉得难以把握。

 

张元近作《看上去很美》也是齐集了众多卖点的大制作,在整体良好的驾驭下,具备了成为经典的可能。影片的前半段似乎是一出“皮格马利翁”式的传奇,抑或是福柯意义上关于“驯化”的寓言。但方枪枪对于自由的固执将影片导向另一种“灾难”:驯化意味着一种喜剧感的悲哀,而方枪枪最终的反抗却显然将观众和幕后的张元对立起来。若让这些已然被驯化的“凡夫俗子”认同反抗,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张元赢得了艺术家的尊严,却输在了既定的类型趣味和残酷的商业法则之中。

 

记得一位电影局审查官员对贾樟柯所说:“让你们的电影去给观众检验,你们的电影会变成另一种地下电影。”这恐怕也是张元为代表的第六代导演面临的普遍问题。而顺应机制的转型又意味着什么呢?电影局官员犯不着操心。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