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爱博士的电影资料馆

宅ing~

 
 
 

日志

 
 

张元:宽容与自由的传道者  

2006-06-13 14:44:00|  分类: 中国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元:宽容与自由的传道者 - 奇爱博士 - 奇爱博士的电影资料馆 

 

张元:宽容与自由的传道者

 

文/采访整理   沙丹

 

张元是电影界的“清道夫”,他的创作涉及故事片、纪录片、音乐录影带、广告甚至舞台剧,然而每每都能获得国际的瞩目;同时,张元又是一个充满争议的人物,他以摄影机为笔,微妙地窥察世间百象,却由于边缘另类的题材长期“蛰居”地下。2006年,张元携力作《看上去很美》而来,那个一心想要冲破藩篱、向往自由的方枪枪,又何尝不是他自己的化身呢?

 

 

     张元:宽容与自由的传道者 - 奇爱博士 - 奇爱博士的电影资料馆

 

 

起飞阶段(1989-1992)

 

问:最近您为蒋樾、段锦川监制了系列纪录片《粉墨春秋》,您自己也创作过多部纪录片,它是否对您的故事片创作有所裨益?

答:我拍过《广场》《钉子户》《疯狂英语》等纪录片,因为电影原初的形态是和记录密不可分的。在中国似乎没有一个完整的纪录片历史,虽然有一些残存的影像资料。《粉墨春秋》表面看来是说京剧的,但讲述的其实是一个老艺人的辛酸史,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艺人和经济、社会之间的关系。我觉得很有意思,对故事片的构思也有一定辅助作用。

 

问:很多纪录片人都在官方体制和个性表达之间不断游移,您也曾有过类似的经历,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呢?

答:你必须首先了解艺术家是靠什么来生存的。中国敦煌那么美的飞天是什么人画的呢?是带着脚镣的囚犯绘制的;西方的艺术家很多也是为教堂和宫廷服务的,“文艺复兴”时期亦是如此。“文艺复兴”的意义实际上在于它是一种人的复兴,威尼斯商人和新兴资产阶级的兴起,使得个人对于美也有了需求。由此来看电影,你会发现体制其实并不是很重要的事情。我们现在一谈意识形态都是很大的东西,但是对于艺术家,你要看它具体的生存问题。生存包括两部分,一个是精神生存,一个是生活生存,这两者对我而言没有主次之分。

 

问:你最初的影片《妈妈》曾经参加过上百个电影节的评选,当时主要是抱着什么样的目的去的?

答:当时自己什么都不懂,仅仅是由于电影节的邀请,很多人也很喜欢这部片子,所以去了很多地方。《妈妈》对我以后的创作有着很重要的影响,使我获得了三次法国南方基金和两次荷兰阿尔斯电影基金的赞助以及日本放送协会的奖金。

 

问:对于当时的独立电影人来说,没有这些钱很难存活下去是吗?

答:在中国生存我估计是没有什么问题。因为我在拍摄故事片的同时,当时已经拍摄了很多其他的东西。

 

问:从导演系的学生变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导演,您觉得需要怎样一个过程?

答:我不认为导演是一个特别正经的职业。人家叫我导演,我都觉得很奇怪的。如果是工人的话,他每天都可以去工作;画家只要他愿意,每天都可以面对画布;那导演呢,我可能算是电影作品还比较多的,拍了十多部电影,即使如此我还是觉得大量时间我是在失业的。我不是一个好的教育家,我觉得只要把自己所需要了解的完成,都可以成为一个好的导演。

 

问:很多青年导演的处女作镜头语言相对粗糙,而您却做到流畅自如,这是不是您的优势所在?

答:粗糙不是什么坏事,我自己实际上就喜欢那些不完美的东西。比如贾璋珂的《小武》以及我和王小帅大学时拍摄的片子都是很好看的。我有时觉得,越是不完美的东西,越是它的精彩之处。

            

     张元:宽容与自由的传道者 - 奇爱博士 - 奇爱博士的电影资料馆 (王小波)

 

多元发展(1993-1997)

 

问:您早期的作品中有很多边缘题材,它们是不是可以使您获得更多的注目呢?

答:那倒不见得。我始终就不知道什么是边缘,什么是中心。电影到现在只有一百年,人的历史有文化记载的也就几千年,哪种生存不算是生存呢,都是人的情感。《东宫西宫》《北京杂种》里面都是最普遍的情感。人除了求生欲之外,还应该有同情心。人最重要的品格就是宽容,还有悲悯,就像是在我的眼中没有真正的好人和坏人,也没有什么中心和边缘。

 

问:那您当时有没有对拍摄对象——比如摇滚乐团或者同性恋者——有过实质性的了解呢?

答:那倒没有。我看崔健的演出是1986年大学一年级的事情,而合作则是到了快到毕业的时候。最早拍摄的是他的第一首MTV《快让我在雪地里撒点野》。虽然只有8分钟长,但我还是把它当作电影来拍,我用了飞机头,用了两卡车的泡沫塑料,这支片子拿下了亚洲第一个美国MTV大奖。《北京杂种》里有很多我的朋友,今天想来它是一个很有生命力的作品。

 

问:拍摄《东宫西宫》的时候,电影局有没有找您的麻烦?

答:实际上,《东宫西宫》包括《北京杂种》《儿子》都没有在国内放映过。我最初是学习绘画的,当时就是把它们当成一个艺术品看待。至于多少人能欣赏到这个作品,当时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内心也没有强烈的要求。这些影片的制片人都是我自己,也不存在什么收回投资的问题。

 

问:在西方,观众能够很好地理解影片中特定的文化和心理元素吗?

答:在我看来,也没有什么“西方”和“东方”之分,人从本质上都是一样的。所谓的“东方”“西方”都是人为的划分,情感却是贯通的。我觉得区别主要是价值观的问题,现在有人说“东方对西方不形成威胁”,最要的原因就在于现在东方还没有成功地向西方输出价值观。

 

问:《北京杂种》《东宫西宫》被禁,除了发行途径的原因,题材上还有没有问题?

答:我觉得没有,我自己认为所有的电影都是可以和观众见面的。《北京杂种》如果在国内上映的话,我不相信它会没有票房。

       

          张元:宽容与自由的传道者 - 奇爱博士 - 奇爱博士的电影资料馆

 

 

商业时代(1998-至今)

 

问:什么时候认识到电影既要表达自己的个性,又要在商业上获得回报?

答:我从一开始就开始考虑商业票房问题,只是作品一再被禁。

 

问:所以,你拍《过年回家》时候,初衷也是想拍一部国内观众可以看到的电影是吗?

答:是这样的,1998年广电总局“解禁”我不久,就找到西影厂拍摄了这部影片。

 

问:这部影片为您带来的世界性的声誉,对您的事业来说是不是具有转折性的意义?

答:我也没有这么觉得。但这部电影在国际上确实很受欢迎,而且成本极小,总共才投资了100多万。不仅在威尼斯获大奖,还获得了联合国的“和平文化奖”,很多国家都购买了它的版权,在意大利、西班牙甚至以色列和伊朗都有很大规模的发行。

 

问:这部影片是纪实风格的,和您以后的作品不大相象。

答:除了现实主义,还加上了浪漫主义。

 

问:你后来拍摄了京剧《江姐》,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对“红色”题材发生了兴趣?

答:要了解这部片子,需要了解我们成长的过程。我们成长的过程中,一度看不到任何电影,将近十年当中,只有十部样板戏。所以,当我再次到中国京剧院看张火丁主演的《江姐》时,唤起了我童年看样板戏时的景象。张火丁的声音有种很特别的东西,过去不能想象用“程派”来演出英雄人物,人们往往都用“薄云遮月”“雾索荷塘”来形容“程派”,内敛而含蓄,一种悲惋的情绪。用这种声音来塑造革命人物,我当时就觉得别有魅力。

 

问:除了京剧,您还拍摄三部主流商业电影《我爱你》《绿茶》和《看上去很美》,这是否意味着您创作意图上的转变?

答:我无法划分自己创作的阶段,二十多年来的电影创作贯穿了我统一的美学精神和艺术追求。

 

问:新作《看上去很美》,您觉得更像是王朔的风格,还是张元的风格?

答:当然,它是王朔的小说改编,我使用了它的前三分之一。同时,我自己的个性也融入到电影当中。画面是我决定的,声音是我决定的,剪辑是我决定的,所以说每一处都有我自己的工作和设想在里面。

 

问:方枪枪这个人物身上的有您自己的影子吗?

答:他实际上包含了很多人的气质。每一个人心中都应该有一个奔跑的小男孩。这个奔跑的小男孩是谁呢?就是自由。

 

问:这部影片充满了战斗性,您似乎在批判某一个特定的时代?

答:没有什么批判和控诉,更多的就是宽容。相比较其他电影而言,特别是在内在精神方面,它有更大的空间。

 

问:您的电影追求是什么?

答:说到追求,我就希望自己能够一直发现更有趣的、更有审美价值的题材。就目前来说,我也在筹备新片,如果你说我的电影是针砭性和战斗性的,我愿意一直将它保持下去。

 

           张元:宽容与自由的传道者 - 奇爱博士 - 奇爱博士的电影资料馆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