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爱博士的电影资料馆

宅ing~

 
 
 

日志

 
 

民族主义、流行模式与文化他者:《躲闪》(3)  

2006-05-08 20:4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困惑——后城市时代的多元族裔书写

 

危机远没有结束,更大的困难来自于移民导演的一种普遍热望:努力改变移民社区在法国主流话语中的脏乱差形象。基于此,移民后裔现实当中面临的困境、遭遇的不幸、种族间的隔膜统统被摄影机抹去,取而代之的是轻松活泼的喜剧模式、温情脉脉的人性沟通和貌似真实的精致对白。但是,一些法国主流评论对此并不“领情”,弗朗索瓦·奥耶一针见血地指出,移民电影真正的流行性(更多的从人类学的角度),部分地来自于对早期同类作品的扬弃,更重要的在于对种族主义的揭示。但遗憾的是,事实上并非如此,移民电影正在成为一种“harki”电影。[1]

一个著名的例子来自于迈赫迪·沙里夫的《阿基米德后宫的茶》(1986),影片以两个男孩为线索,揭示了他们在移民聚居区的一系列“无政府主义式”的肮脏生活,该片触及到移民的身份问题,上映后颇受好评。但即使如此,由于影片偏偏没有涉及种族问题,仍然遭到了某些批评者的口诛笔伐,认为该片“脱离现实、态度屈从”[2]。相比之下,《躲闪》非但没有改观,反而更加的单纯封闭,摄影机基本上把视点固定地投射到一群孩子身上,关注他们生活中的情趣波折。即使是克里莫这种“问题家庭”的孩子,他的沉言木讷仍然没有得到合理的阐释。可以说,除了某些演员的肤色差异,地点的直观性特征,《躲闪》已经“泯然”于法国主流影片当中。

不仅如此,伊斯兰民族文化在影片当中被尽可能的遮蔽。除了影片开始克里莫家隐约传来的伊斯兰乐曲和片尾戏剧舞台动感的民族节奏,我们很难再找到更多的民族印记。或许,法国才是这些孩子出生成长的地方,如果父母不去刻意强调他们的血缘、保持传统,很多第二代移民将会彻底忘记他们的祖先。若真是这样,法国社会在这个多元时代难免会亦步亦趋地迈向单一结构。移民艺术家为了自己“高贵的虚荣心”,希冀自己的文化得到国家的认可,只能急于加入由主流文化群体的人们组成的普通的公民团体来捍卫自己自由宽容的形象。只可惜的是,民族主义的痕迹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被消除的,现实中的巴黎骚乱无疑给了《躲闪》一个有力的讽刺。

有所区别的是,盖·奥斯汀曾将移民电影归纳为一种“伙伴电影”(buddy movie),这在先前的一系列作品中的确如此,女性基本处于缺席的状态(不排除某些例外)。和男孩不同,年幼的女性移民更容易受到家族的控制,遭遇传统的压力。她们深知,若想摆脱这一切,只有去上学,因此并不大和男生掺和在一起。但《躲闪》不同,它的中心不仅是一个女孩,而且还是一个漂亮活泼好强的白种金发女孩——萨拉·弗里斯蒂以其光芒四射的表演成就了本片的最大亮点,在她高傲而自信地吟诵马里沃优美的词句时,既颠覆了传统移民电影的组成模式,也在一瞬间把作为“他者”的伊斯兰文明踢进了地狱。

实际上,本文在梳理《躲闪》亮点与失误的同时,意在探讨当代语境下多元族裔书写的可行性。移民电影有着它的天然优势,因为市郊作为一种景观,已经深深烙下族裔文化的痕迹。而按照列斐伏尔“空间生产”(production of space)的观念,我更愿意把市郊作为移民电影一块土壤,一种“话语”的构建,而不仅仅是现实的临摹。而空间背后的政经脉络以及它对主体的塑造力,完全可以使作为“文化他者”的穆斯林社群自足地构建起来。当然这中间会有一些不确定性,譬如《躲闪》当中的丽迪亚,我会毫不犹豫地把她视为象征白人强势文化的市郊入侵者,她占领了移民的领地,并不断侵蚀和改造着市郊的空间结构。这有些类似于M·赫克特所言的“扩散模式”(diffusion model),随着“中心-边缘互动”的增加,最终将导致“共同体的出现”[3]。而上述危机感并非笔者的臆想,而是随着后城市化的发展正在步步邻近。爱德华·索雅认为,后城市化一个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城市、边缘以及郊区的区别逐渐消失”。因此,在原本无政府主义的市郊,将会越发地感受权力的迫近。在《躲闪》结尾处,警察的出现无疑便是一个危险的警告。

所以,移民导演当下无需因获奖沾沾自喜,而应该迫切审视自身,关注民族文化如何在城市、强势权力的扩散进程中避免被“内部殖民化”。在苏珊·海沃德的著作中,移民电影自然已经被纳入国别电影的体系当中;但海瓦德最后也警告说,移民电影如何抵御主流电影的驯化现在看来仍然“任重道远”[4]

 



[1] Harki是一种带有人身侮辱性的称呼,指法阿战争时被法国收买用来对付祖国的阿尔及利亚人,他们一些是为了钱,更多的则是被逼无奈。1962年阿独立后,这些人境遇悲惨,遂逐渐迁居法国,他们的后代如今在法国超过40万人。

[2] [英]盖·奥斯汀《当代法国电影-导论》,曼彻斯特大学出版社,曼彻斯特,1996,第43页。(Guy Austin,Contemporary French Cinema-An Introduction,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1996,p43

[3] 迈克尔·赫克特《内部殖民主义》,选自马戎编《西方民族社会学的理论与方法》,天津人民出版社,1996,第8384页。

[4] [英]苏珊·海沃德《法国国别电影》,卢德里奇出版社,伦敦,1993,第288289页。(Susan Hayward,French National Cinema,Routledge,London,1993,p288289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