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爱博士的电影资料馆

宅ing~

 
 
 

日志

 
 

李香兰  

2006-05-19 17:15:00|  分类: 老婆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香兰

第一次知道李香兰是在周星驰的《国产零零七》里面。很惊奇这部无厘头的喜剧电影里居然充满了那么多的政治符号和隐喻。是有意的讥讽,还是肆无忌惮的游戏之心对政治的不小心僭越?再加上影像和配乐中的一丝低落,使这部影片透露出一丝黯然的神情,不同于其他星爷的制作。总之是觉得很迷惑了。尤其是影片中的《李香兰》一曲,最让我觉得惘然。李香兰是何许人也?如影片中所说的,一个以“汉奸”定名的日本女间谍,怎能被赋予这么深情款款的吟咏?

后来才知道,这首歌还颇有来头。它原本是日本人玉置浩二为中日合拍的电视剧《别了,李香兰!》作的主题曲《不要走》,后来张学友翻唱了,粤语版即是这首周礼茂作词的《李香兰》。歌词含糊而暧昧,其意不明,只隐约的表达了某种追念。张天王很喜欢这首曲子,在演唱会上作为保留曲目演唱,声泪俱下。歌迷们也喜欢这首歌,大多只被它美妙的旋律所吸引了吧?而没有对这个极具争议的人物多费思量?可见流行文化在传播的过程中,早已发生了某种嬗变。到了星爷的影片里面,更无所谓正史到底对她如何评判了。

前些天看了从日本盗版过来的满映影片《迎春花》,又引起了我对李香兰的兴趣。对于满映这一段历史,整个中国电影史学界一直讳莫如深,所以罕见这方面的资料。碟片自然更为难得。抛去政治上的阴影,在我看来,《迎春花》是一部比较好的电影,并且毫无疑问具有非常丰富的阐释空间。影片讲述了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三角恋情,李香兰在其中扮演了一个精通两国语言的中国姑娘。她和社长的女儿同时爱上了新调来的村川,最后两个女性互相推让,双双出走。平淡的伦理故事,叙述中却自有意味。试想一个中国姑娘和日本姑娘同时爱上了一个日本男人,却都选择了自我牺牲,其中自然是消弥了某种国族的界限。而事实当然远非如此,当时东北的中国人扮演的是亡国奴的角色。根据李香兰的自传,同为满映演员,她的薪酬要比别的中国演员高得多,同桌吃饭,她吃的是白米饭,而中国同事却只能吃高粱面。影片结尾是一个击剑场面,在村川试图融入和亲近的中国居民王学民(浦克饰)的家里,大家其乐融融的观看着一场比试。在此,影片很好的贯彻了“日满一家”的“国策”。

在影片里面,李香兰当然少不了一展美妙的歌喉。主题歌《迎春花》由她演唱。影片里展现出的哈尔滨城市的街景等,的确给人以以往电影中所没有的一种新鲜感,我想此时电影也具有了某种民俗学的价值。然而,除了取景以及一部分的中国演员以外,整个风格来讲,我还是觉得这部电影里的日本味浓于中国味。而且小巧俏丽的李香兰展现出小鹿一样活泼好动的一面,确实给人以某种“性感”的印象,她以某种魅惑的形态丰满着当时日本国内青年的“大陆梦”——而这对中国来说,则变成她的一种罪孽了。

关于李香兰网上有很多材料,我才知道不光是我迷惑,这个人物本身就是一个课题,且时至今日依然敏感。李香兰本名山口淑子,因为父亲与亲日派的中国官员李际春、潘毓桂交好,所以又有了两个中文名字,李香兰和潘淑华。她1920年出生于中国沈阳(如今尚且健在),后全家迁往抚顺,李香兰的童年和少女时代都是在东北度过,直到十八岁的时候,才去了一趟东京。正如她在自传中所说,她是“满洲生、满洲长”,始终被夹在两个国家之间,一个懵懂的小姑娘慢慢被推上历史的前方。她本想热爱两个国家,“一个作为祖国而爱,一个作为故国而爱”,但是历史没有给她这样的机会,这两个国家之间是不友善的。

李香兰在《我的前半生》的扉页声明:“我以前没有间谍行为,以后也不打算当间谍。”

我基本上相信她的话。很奇怪,我不喜欢日本这个民族,但是却不能将这种“不喜欢”推及到个人,如同面对着同班的日本同学朋子我丝毫不会产生厌恶一样。对于李香兰这个人我会觉得比较复杂,但是绝不讨厌。比如对于她的一个朋友川岛芳子,虽然她的身世也有让人同情之处,但是作为满清皇室遗留下来的没落贵族,她身上的那种颓靡的气息,就是让我感到单纯的讨厌。而历史也已铁板钉钉的给了她“汉奸”的判决。

对于李香兰的复杂感情,首先来自于她的歌声。印象中那种歌声是与某个时代联系在一起的,是时代书页里的醒目标签。在四十年代的老上海,也许周璇是最红的,但是总体上与老上海更为契合的,我首选李香兰。对周璇的印象,总是停留在《马路天使》中的那个歌女小红,漂泊的身世,柔弱无依的外表,注定了苍凉的命运。听《老上海经典》中周璇的歌,是细声细气甜美型的,甜美得单薄,而李香兰的歌却不简单,充满了复杂的技巧。再看看面相,两位都是美女,但是周璇美得如同林妹妹,她也扮演过林妹妹;而李香兰即使扮演一个卖花女(在李老师课上有幸观摩了沦陷时期影片《万世流芳》,李香兰饰演卖花女在上海一举成名),也充满了战斗力,一点都不是软弱可欺。她唱的《戒烟歌》、《卖糖歌》鞭辟入里。有一位画家为李香兰作画,曾经对她说“你的右眼和左眼不一样,右眼自由奔放,神采飞扬,左眼则宁静,一种怕羞、含蓄的表情”,我想这也许代表了少女时期的李香兰性格中的两面。总之比较周和李,后者更具有都市化的气质。从她的歌声和面相中,可以理解她后来又可以胜任一个女政客的角色。

对于李香兰这样的女性,我有时候还会心生一份敬佩。她的出身背景特长等注定了她是适合于日本侵略者推行国策的最佳人选,作为一个个体难以作出反抗。贝尔托鲁奇在电影学院讲他的《末代皇帝》时曾经说过:“个人是历史的人质。”李香兰在自传中也曾提到过溥仪,仔细想想这两人不无相似之处。而李香兰让我敬佩的地方在于,她是掘强的,她竭力的摆脱着命运对她的安排和历史给她的圈套。她的后半生,试图摆脱“李香兰”这个名字。她当选议员,改革开放后,又以另一种身份堂堂正正来到中国,并带来了许多环保材料。一个柔弱的女性,在强大的历史面前,证明了自己并非软弱可欺。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才成就了一个永久的话题。

 

By晓兰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