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爱博士的电影资料馆

宅ing~

 
 
 

日志

 
 

往事栏目:《智取华山》拍摄始末(2)  

2006-03-20 14:36:00|  分类: 老婆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天斗,虽苦无憾

 

    华山天险。在这里,除了人与人之间的斗争,人与自然之间的斗争也明显升级。现实中的解放军战士如此,摄制《智取华山》的时候也是如此。戏里戏外,在华山打响得是两场战役。为了使影片更具真实感,郭维把60多人的摄制组和整整一个营的部队拉上华山进行外景摄制。拍摄的艰难之处第一在于山行。不但要攀登险要的华山,而且一切器材都得自己扛。那时摄影器械笨重得要命,还好上级对剧组还算照顾,给了他们一只能装四百尺胶片的小摄影机,而一般的大摄影机要用吉普车拉,连山都上不去。部队里有个新兵是南方人,没有见过这么陡的山,一到千尺窗那儿吓得直哭,不敢上去。郭维就给他做思想工作,逗他乐,后来他上上下下就和别的战士一样自如了。

    吃住也是个大问题。在拍摄黄甫峪沟的时候,摄制组就搭着帐篷住在山里,下大雨时被子褥子都湿透了,把人弄得浑身冰凉。没啥好吃的,馒头都得从山下往上运专门雇人背。更多的时候,山上的人就是熬点稀粥喝点水,根本没什么菜。片中人物背的背包,就是演员他们自己在华山住用的。虽然拍摄很艰辛,但是没有人说一个“苦”字。许多演员都当过兵,像北影的郭允泰,十三岁就参军了;还有扮演侦察员路德亮的田丹,十四岁就参加了冀中抗日人民军队。黎莉莉倒要算个异数,这位解放前的大明星离开上海优裕的生活,也跟着大部队一同来到华山,任劳任怨,毫无明星的架子。

    此外,华山的地势给拍摄带来了很多不便。携带着沉重的器材,几十人有时是上百人挤在一起工作,不但行动不便,而且时时有着失足坠崖的危险。一次,在拍摄俯瞰华山全貌的镜头时,摄影师陈民魂要爬到高于华山四五百公尺的大山上去取景。他小心翼翼地摸着山藤向上攀登,不料在接近目的地时,还是失足摔了下去,幸亏抓住了山腰的荆草才减回了一条命。尽管如此,他鼓了把劲儿,还是顽强得爬了上去,顺利完成了拍摄任务。

    更险恶的一次,是拍摄苍龙岭的人物活动。摄影镜头必须从侧面拍过去,以体现纵深感。但是苍龙岭是狭长的一条,仅容一人通过,两边都是万丈深渊,机器架在哪里才好呢?郭维经过仔细观察,发现某块岩石上有点草根,堆着一堆土。于是他在上面铺了块木板,让摄影师一只脚站在上面;为了防止淤泥滑落,另一只脚用绳子拴住,旁边好多人拽着,以防不测。郭维回忆说:“那些镜头简直是豁着命拍的。”同样的,演员们也得习惯如此危险的地势,好在镜头前面表现自如。

    最令摄制人员头疼的要数华山的天气了。华山多雾多雨,经常十天半月不见晴天。每天晚上,都有许多工作人员夜不能寐,来来回回地跑出去看天气,预测第二天能不能工作。连华山的老道都看得心焦,天天帮着求签、祈祷。

好不容易晴天了,就得赶紧抓拍镜头。华山的天气瞬息万变,刚刚还是阳光明媚,摄制人员一切准备就绪,老天爷立马就变脸,天昏地暗,接着就是倾盆大雨。更可气的是,拍摄千尺窗时,导演事先预测好了,每天阳光照射山缝的时间只有半个钟头。摄制组提前进入现场,阳光一到,正准备开机时,天边忽然飘来一朵浮云,把阳光遮住了,急得郭维直跳脚。他还记得,类似的变故竟有五次之多,每次工作人员和一个连的战士都要白跑三十余里。

如果单纯的等待天气,那很难完成工作了。所以摄制人员在阴天里也来到拍摄地,将所有戏都排得滚瓜烂熟。镜头对准,反光板架好,演员各就就位,等那一丝太阳光出来,就立马抢戏。回想起来,这可真是一场人和时间的赛跑啊!

 

戏里戏外,披荆斩棘

 

    影片中,七名侦查员战士依靠群众的力量和智慧,一举拿下华山;影片外,《智取华山》剧组同样离不开群众的大力协助。华山的老乡们,把电影的拍摄当成了他们自己的事情。导演郭维如今回忆起来还充满无限感慨:“那些帮助我们的可爱老乡啊,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他们!”

    当时剧组工作人员徒手登山就已经很费劲,再背负笨重的器材的话,后果不堪想象。华山的群众特意选拔出一些身强力壮的爬山高手,帮剧组携带拍摄器材,还郑重地承诺:“这是国家的东西,我们保证决不出错!”他们极其用心地保护着这些器材,而且颇为自觉地熟记了每件工具的性能和用途,看到工作中缺什么,不等人招呼,就很快送到需要的人手中。帮助携带摄影机镜头的那位老乡叫老木,工作没几天就熟悉了各种镜头的尺寸,五十的、二十八的、三十五的等等,需要哪种,不等摄影助手去找,立马就送过去了。

    影片拍摄中还发生了一些令人难忘的事儿。郭维曾经走过实际战斗中侦查员们找到的那条道,但是看来看去并不适合电影的拍摄。好在他脑筋转得快,于是就在华山另寻了一条道,和摄影师商量好新的取景方案。但是面对着陡峭的山峰,演员们根本就不可能爬上去。怎么办呢?有人就建议找替身来爬。起先找来一人,打扮得像个商人的样子,开价说要五万,还要有人身保险等这个费那个费。“乖乖”,郭维心里直打鼓:“这个戏总共才给多少钱啊!”不料,他们的讨价还价被背机器的老乡听见了。那人用陕西土语骂了一句:“有什么了不起的!干嘛要你们这么多钱!我们哥几个来给你们爬,管我们一顿饭就行!”郭维连忙说,不行啊,总得给些报酬的。但是老乡坚决地说:“不要,给八路军办事,还能要钱?”——原来,老乡们也把这个剧组认成八路军了。

    后来在影片的导演阐述中,郭维写下了这段经历。但是最终发表的时候,电影局却把这一段给删了。上层有人说:“那不是让人看出来解放军爬山是假的了吗?”老乡帮助拍戏令郭维十分感动,没有他们,就完不成电影,他一心想记下这笔。但是局长说删,他也没辙啊。那时在国外,替身演员早就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而当时国内还搞得特神秘,现在想起来真有点小题大做,不可思议。

    类似这种与上级指令间的矛盾对郭维来讲时有发生。例如,《智取华山》里好多情节都是在夜里发生的,而那时候的技术条件不够,白天拍夜景戏怎么都不像,即使用上滤镜也白搭。而依据指示,很多场面不准搭景,不能造假。那时候郭维是豁出命造反了,他下决心回去搭景拍摄。还好,美工师的手段很高妙,高山、巨石、庙宇,以及老虎嘴、天桥等布景,都做得精细别致,以假乱真。拍完之后,没查出啥问题,上级也就不了了之了。

    另外,关于领导介绍工作、分配战斗任务,电影里原来只有一场戏。后来有人提意见,说解放军出发前就必须有党的指示。郭维只好又加拍了一场团长分配任务、政委讲话的戏——没有政委是不行的,那就是忽视党的领导。政委出场后,一个人的话两个人说,没有性格,没有情节冲突,简直就是一个活道具。郭维心里直犯嘀咕,虽然他从来就不承认自己是“搞艺术的”,只是忠诚地完成着一个“党的电影工作者”的使命,但是对于这种违反艺术规律的事,无形间也渐生反感。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虽然历尽辛苦,郭维却没有什么野心。他只单纯地想把电影顺利完成,不被枪毙就心满意足了。没想到片子出来之后,能有那么轰动,每次试演样片的时候都挤满了人;片子到了中央那儿,领导人看了也都叫好。唯一存有异议的就是片名,原先定的是《奇取华山》。送审的时候,朱总司令看了,觉得片中的解放军战士有勇有谋,一琢磨,还是改成《智取华山》好了。

郭维此刻心里倒有点纳闷:大家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兴趣呢?——也就是这么一寻思,就过去了,丝毫没有一点沾沾自喜的意思。当时人们的思维习惯是如此了。影片未及全国上映,郭维就被派赴朝鲜战场,去完成他的另一项使命。两年之后,他得知《智取华山》在1953年卡罗维·发利电影节上获了“争取自由和平”的奖项。颇有意味的是,奖杯一直在北影厂放着,可郭维至今也没有见到过。或许,为影片《智取华山》付出心智和汗水的无名英雄更值得他怀念吧。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