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爱博士的电影资料馆

宅ing~

 
 
 

日志

 
 

TO BE OR NOT TO BE:多元族裔电影路在何方?  

2006-03-20 14:16:00|  分类: 欧日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O BE OR NOT TO BE:多元族裔电影路在何方?

 

文/沙丹

 

现在这个时候,来探讨多元族裔电影的“生死问题”,似乎是件不识时务的“蠢事”!你看,多元族裔题材从来没有这么红火过;多元族裔社群从来没有这么活跃过;多元族裔明星从来没有这么吃香过——更重要的,上述一切所承载的多元文化风潮在全世界范围内(不光是美国)全面出击,激荡江湖,一时间竟无出其右者。

 

不信,我们掰开指头来数数。

 

英国,史蒂芬·弗里尔斯借来“天使爱美丽”奥黛丽·陶图上演《肮脏美事》,英国学院奖横扫千军;

德国,费斯·阿金《勇往直前》,并几乎毫无悬念地擒住已经失手多年的柏林“金熊”;

法国,阿·凯奇什奉献《躲闪》,凯撒奖连挫《放牛班的春天》《漫长的婚约》等媒体大热;

美国,保罗·哈吉斯更一路《撞车》,推倒《断臂山》,斩获小金人!

 

如此盛景,千年难遇,一时间乐昏了头在所难免。

 

让我们再来看看光明背后的隐忧——

 

《肮脏美事》墙里开花墙外香,美国票房竟超出本土票房10倍之多;

《勇往直前》评论得意,票房失意,全德收入仅仅92万欧元;

《躲闪》2月夺得凯撒奖,10月巴黎骚乱,闹事儿的正是影片所描写的北非移民;

《撞车》的获奖看似顺理成章,没有大批明星的“义务劳动”,前途自另当别论。

 

把上述情况简单地分分类,可以看出,英国和德国的主要问题来自市场产业的羁绊,“酒好也怕巷子深”,没人看,再好的戏也出不来;而法国和美国的首要症结却是来自文化的整合,换句话说,多元族裔的独特文化在和主流意志“熔为一炉”的过程中正在消失殆尽。

 

如此,我们当然有理由发问:多元族裔电影,生存还是毁灭?

 

对于面临“生存”压力的多元族裔影片而言,导演不应承担过多的责任,因为影片本身的优良品质毋庸置疑。以《肮脏美事》为例,弗里尔斯在现实主义的外观下精妙地揉入了惊悚片和黑色幽默的成分。白人在影片中被完全遮蔽,导演所关注的就是公众“看不见的”的特殊人群:看他们如何提防着老板挣点小费;如何躲避移民局官员不停地排查骚扰;同时,在隐性的地下世界里,如何建立起信任与互助的人际关系。

 

弗里尔斯谈到这部影片时声称:“这是一个你从未见过的伦敦。”城市里的人们来自不同国家、操着不同语言,并最终放下种族成见接受彼此。影片上映后,有评论指出,《肮脏美事》与英国影史上的不朽经典《第三人》颇有相似之处。而弗里尔斯当初却从未这样构思过,“直到有一次在洛杉矶被邀请介绍卡罗尔·里德的作品,才不禁大吃一惊”。的确,里德的《第三人》同样使用了黑色电影的外观,描绘了战后维也纳黑市盛行、犯罪猖獗的现象;更重要的是,在这个当时被四国共管的城市中同样汇集着丰富的异质文化,并存在着具有高度象征意味的底层社会。

如此具有丰富文化内涵的影片得不到观众的青睐,我们只好从英国长期疲软的电影市场中找原因。今天的英国,利用影院的视听手段来招徕本土观众已变得越发困难,“电影仍然在拍,但大多数优先考虑在电视中播出”。这样的现实,已经不是多元族裔电影所单独面对的窘境,整个英国电影正在悬崖边徘徊,一不留神摔得粉身碎骨已不是杞人忧天的空想。

 

《勇往直前》所面临的问题亦是这般。

 

反观那些面临“毁灭”威胁的多元族裔电影,则更令人深思。似乎,这里的“毁灭”用“同化”代替更显温和,但创作者出于对自己身份的考虑,把多元族裔电影纳入到主流电影的范围内,带来的唯一后果只能是民族性的坍塌。

 

《躲闪》是为明证。影片讲述了巴黎市郊移民社区的一群孩子排练马里沃喜剧《爱情与偶然的游戏》的故事。它继承了法国电影纪实的优良传统,绝大部分镜头由肩扛式摄影机完成,画面充满了粗砾的质感,颇有“准纪录片”的视觉风格。同时,导演完全启用毫无表演经验的小演员,在大部分时间里他们就是为着鸡毛蒜皮的小事不停地争吵,随即又和好如初,敏锐地折射出青春期阶段孩子们心灵的苦恼与碰撞。

 

有意思的是,《爱情与偶然的游戏》正是该片在美国上映时的名称,这似乎较《躲闪》更易为人理解;更重要的是,它使我们能够准确地携取到影片——同时也是整个北非移民电影——的主题:友谊、爱情和对逃避的渴望。这便和法国主流喜剧“甜蜜和轻”的艺术传统别无二致了。

 

那么,北非移民后裔独特的民族文化又体现在哪里呢?

 

除了某些演员的肤色差异,地点的直观性特征,《躲闪》已经“泯然”于法国主流影片当中。影片不但将伊斯兰民族文化尽可能的遮蔽,种族冲突更是难觅其踪。只可惜的是,民族主义的痕迹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被轻易抹去,现实中的巴黎骚乱无疑给了《躲闪》一记响亮的耳光。

 

由此我也想到美国,以前经常说“熔炉”效应,移民构筑了社会的“新合金”;而如今,“嬗变炉”代替了“熔炉”:每一时间添进一点异质材料,不但熔化,而且发生嬗变,因此并不会改变原有材料的性质。说简单点,现如今的美国不仅是一个移民国家,而且是一个同化了移民及其后裔、使之融入美国社会和文化的国家。就《撞车》而言,大规模人口迁徙和席卷世界的HIP-HOP风潮,已经影响到它现今的精神实质,只不过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罢了。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