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爱博士的电影资料馆

宅ing~

 
 
 

日志

 
 

现实主义·阶级意识·当代指涉:《维拉·德雷克》5  

2006-01-19 15:16:00|  分类: 欧日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实主义·阶级意识·当代指涉:《维拉·德雷克》5 - 奇爱博士 - 奇爱博士的电影资料馆

 

    这样,我们便可以清楚的发现迈克·李与肯·洛奇之间的差异。两人均出身名校,拍摄过大量电视作品,受新浪潮时期的导演(比如林赛·安德森)和“粗砾的现实主义”的影响,但在本质上又是背道而驰的。席格森曾指出,英国现实主义的历史是通过一种“公共与私有”、“政治与个人”之间关系不断变迁的概念化展现出来的。从这点上来看,肯·洛奇善于将不同阶层强烈的意识形态矛盾进行提炼,继而通过情节剧的形式倾泻出来。他观点鲜明地要替工人阶级发出声音,一种“他感觉从未听到的声音”,但也并没有为此摆出一副“施恩于人”的姿态。他想展现出当代工人的真实面貌,并探讨他们每天所面临的实际问题;同时,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影片改变整个社会,政治化地影响工人阶级的兴趣所在,因而从根本上和50年代相对被动的“自由电影”(free cinema)拉开了距离。[1]他敢于拒绝英国王室对他的授勋,不愿意自己在政治上被统治者收买;敢于暴露社会真相,譬如1966年的《凯西回家》,“逼迫”政府最终解除了较早之前对城市流浪者的某些禁令;敢于同工人阶级站在同一阵线,拍摄反映工人罢工的纪录片(1984),即便后来被当局严令禁放。相比之下,迈克·李显然缺乏这种勇气,他更多地以一种人道主义者的姿态出现——这有些类似于让·雷诺阿——观点犀利而态度宽容。在他看来,个人与政治完全是一回事,自己不愿做也不需去作时代的传声筒。“不过,我所做的也是一种政治”,他说:“我的人物形象总是可以被指认的,他们被我本能地放置于社会与经济的语境当中。”因此,《维拉》这样一个争议性的题材,迈克·李给与观众的只是不偏不倚的视点。影片最后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局,全家人苦闷地坐在一起沉默不语,留给观众自己去思考未知的将来。

    但是即便如此,仍然有相当的批评者指责迈克·李政治立场上的软弱乏力。布·奥尼尔就尖锐地指出:“我想我已经发现了迈克·李电影中的普适性主题。他对工人阶级持有一贯的偏见,认为他们不可以脱离自己(低下)的位置去思考问题,而应该在日复一日的乏味生活中学会自得其乐。”[2]《维拉》中有一个人物形象非常耐人寻味,便是维拉的妯娌、新富阶层的代表乔伊斯。事实上,她似乎是影片中为数不多的“反面”形象之一。迈克·李向来厌恶实利主义和消费主义,而乔伊斯在从工人阶级向中产阶级的转变中,逐渐丧失了原有的美德。她自私自利,追求物质享受,瞧不起清贫的维拉一家。但是,迈克·李在“批判”这个人物的同时,似乎隐约地提醒观众:追求财富会让你失去快乐,每个人应该知道自己社会中的位置,并尽可能地卖力工作,生活的乐趣便在其中。显然,迈克·李这种极端保守主义地处理是有失偏颇的,而且不光是这部影片,从他早期的《阿比盖尔的聚会》到《厚望》、《生活是甜蜜的》、《秘密与谎言》都存在类似的、幻想从一个阶级攀爬到更高阶级的角色,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不讨人喜欢的女性。

对此,迈克·李最终还是“狡猾地”避开了这个问题。他说:“影片在英国拍摄,但却并非是关于英国的——主人公面临的困境是普遍存在的。我的影片题材都是非常精心构思的,而这部电影则非常简洁而富有隐喻性。”所以,观众会发现,这部影片虽然涉及的是1950年的事情,但是迈克·李对当时社会的大环境却根本没有交代!当然,我们可以从《堕胎法》(1967)尚未公布以及人物的服饰推测出大致的时间范围,但这并非影片主要想表达的问题。笔者认为,《维拉》之中显然包含了对当代某些社会问题的指涉,堕胎固然是其中之一,而家庭与人际关系的建立或许更是迈克·李表现的重点。不过,让迈克·李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是,在很多评论者眼中,他俨然已经成为堕胎的拥护者——因为必须承认,影片将维拉的两难处境刻画地如此感人,使得一般观众很难相信迈克·李没有在其中掺入个人的感情倾向。而堕胎虽然早在1967年就被视为合法现象,国民保健服务系统也允许地方政府提供避孕手段,但在西方世界,一直以来仍被相当多的人视为“亵渎上帝”、“违反人伦”、“扼杀生命”的非人道行为,并在很长时间里在影像中处于被遮蔽的地位。其实,好莱坞在表现此类敏感题材通常都具有相当熟捻的技巧,譬如罗伯特·马利甘的《只爱陌生人》(1963),娜塔丽·伍德饰演的天真无邪的女孩偏偏爱上了卑鄙下流的小痞子史蒂芬·麦奎因。因为他们彼此几乎一无所知,因此当女孩怀孕后堕胎似乎在所难免,但是在危险来临的时刻——也就是影片要正面表现“堕胎”的时候——麦奎因突然神奇般地“浪子回头”,从而使两人面临着进退两难的局面。而结尾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个热热闹闹的大团圆。

但是,英国电影的现实主义传统决定了对人物的塑造不可能如此理想化,因此当堕胎被作为社会问题呈现出来时,审查机关的介入在所难免。1960年卡莱尔·赖兹的名作《星期六晚上和星期天的早晨》中便有一段堕胎的情节,而英国电影审查委员会(BBFC)对此坚决给予反对。BBFC的负责人约翰·特维因便曾在给影片制片之一的哈里·索兹曼的信中这样写道:“(影片)对堕胎的现象给予了相当随便的态度,它似乎告诉年轻人如果遇上了类似的困惑,他们所要做的便是去找一个生过很多子女的热心的老妇人。就算这种暗示并未唐突到让人无法接受,我仍必须提醒您,有数量可观的16岁到20岁的年轻人可能会观看这部影片,而电影很重要的职责便在于召唤社会责任感。”[3]最终,影片对堕胎的结果只字未提,观众也看得莫名其妙。这种情况直到刘易斯·吉尔伯特的《阿尔菲》(1966)才有所好转,在自由主义思潮的影响下,审查部门终于“顺应时代的要求”为银幕上的堕胎行为亮了绿灯。而如今,《维拉》又面临着当年《星期六晚上》所面临的问题,不过这次出来捣乱的不是BBFC,而是长期以来西方社会所固有的道德准则和伦理规范。但是值得钦佩的是,迈克·李仍然顶住压力,充满勇气地将其展现出来,这更使我们有理由相信:过去的时光实际上并没有离我们远去。而迈克·李那独特而精确的技法,朴实而生动的题材,似乎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电影界“让·西梅翁·夏尔丹”[4]的重生,并同时体味到现实与艺术的双重魅力。



[1] 乔纳森·海克、大卫·普赖斯《当代英国十导演》,牛津大学出版社,1991,第274页。

[2] 布兰登·奥尼尔《工人阶层应该了解自己》,《新政治家》,伦敦,2005117日,第10页。

[3] 安东尼·奥德盖特《审查制度和被许可的社会:英国电影和戏剧(19551965)》,牛津大学出版部印刷所,1995,第94页。

[4] 让·西梅翁·夏尔丹(Chardin,1699-1779)法国著名的静物画家、风俗画家之一。1782年被接纳为美术学院院士。他在创作纯熟的静物画时,以充满爱情的笔致描绘着洋溢诚实、宁静气氛的家庭生活。18世纪的洛可可形式以宫廷为中心展示出华丽的特征,而此时的夏尔丹却将目光转向巴黎平凡的中产阶级的日常生活。他以极其美妙的艺术形式高度表现了这一主题所具有的朴素而真实的美。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