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爱博士的电影资料馆

宅ing~

 
 
 

日志

 
 

《2046》:王家卫犹在镜中!  

2005-12-19 23:20:00|  分类: 中国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46》:王家卫犹在镜中!

 

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  沙丹

 

苦于宽带安装的久久杳无音讯,观看《2046》前,自己竟似一个木讷的绝缘体,任何浮光掠影的背景信息都无从获取,另一方面,倒也少了些观念先入为主带来的纷扰。不过,可以想象,在自由的网路世界中早已众语喧哗的景象——四年时光的影像空白,继而剧本几度浮沉,王家卫留给影迷太多的幻想和期冀。不过说句实话,初次面对《2046》,自己却逐渐陷入到一种无所适从的恍惚之中,正如影片中周慕云和白灵,暧昧不堪却又真实可感。这种变化,或许来自于《花样年华》之后王家卫痛苦的思索,或许来自他对“末时代”人性岌岌可危的悲观。此处,仅仅想谈谈自己的几点感受,但显而易见的是——理性的梳理绝不是诠释王家卫最好的途径。

 

                           怀旧与未来

 

2046》意味着什么,“它到底是一个遥远的时间还是一个扭曲的空间,万年历上模糊的一行或是地图上仅有半个坐标的一点”(王家卫语),这无人知晓。但是,正是基于对时间、空间的一贯重视,王家卫以往的作品经常会呈现出种种超越古今的意味。《2046》是一次美妙的延续。导演携取了“六十年代”和“未来”两个时空,在我看来,“六十年代”更多包含了对曼珍爱的记忆,一种对花样年华的回溯;而“未来”,即慕云笔下的“2046”(也包括《2047》中的世界),与其说一种自我反思,更负载了泛人类的普遍含义。

影片迄始于六十年代,慕云在新加坡靠一个赌场上的女人帮助回到香港。她与自己所曾经深爱的人同名同姓,却无法疗救心底长久的创伤。在自己租住的小旅馆中,他关注着陆续住进隔壁2046房的露露、白灵,以及店主王老板的两个女儿,她们同样迷人、妩媚,以至于一时在慕云心目中成了丽珍虚幻的替代品。而在未来的2046,世界成了高度发达却又冰冷僵硬的空间。作为慕云化身的日本青年来到这里,找寻他所失去的记忆,但他所爱的人不在永恒的2046,他只有同女机器人吐露心声,偎依取暖。

以上或许是影片的一个大体结构,但我却不敢保证自己是否真的看懂。王家卫的电影向来具有一种“流质”的特性,它因人而异,没有定型,甚至无始无终。只有一点可以认定,《2046》虽然描写的是“过去”与“未来”,却是一部涉及当代人生存境遇与情感维系的诗性作品。导演巧妙的利用怀旧/未来的大背景传情达意,而在这种背景下,人物所衍生的虚拟气质正融洽的同当代香港大都市的潜文本发生着共鸣。

恰巧的是,王家卫的身份为他利用怀旧影调肆意渲染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契机。作为纯艺术电影和后现代文本的代表,社会的历史性在他的作品中已被全数抹去。即便影片偶尔出现了几个港九暴动的历史镜头,但这仅仅是一个幌子。《2046》的故事不光为香港所独有,它描写的也可以是上海、苏州、东京……同时,文化渗透在过去、现在、未来的时间之中,使人物同时拥有了多样的气质。对于慕云而言,正由于他负载了移民时期、港英时期、回归时期多重文化身份,使得不同年龄段的观众都能依稀的在他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王家卫圆熟地实施叙述的辩证法,利用观众获得的一点自我身份认同,让他们凭借自己的目光,对《2046》表达的内容深信不疑。这也许正是杰姆逊所言的,“以一种审美风格化的历史取代了真实的历史”。如此,以慕云为代表的一班社会角色被演化为 “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影像符码。

 

个性与呈现

王家卫所遭受的诘责或许一点不少于褒赏,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他每每作出的抉择既可能为他换来鲜花和掌声,又可能无异于自掘坟墓。个性书写便是其中一把锋利的双刃剑。它既有可能意味着风格化的彰显,为导演博得“体制内作者”的美誉;又有可能幻化为麻木自恋、呓语连篇,令观众望而却步。从这个角度来说,王家卫每部新片问世都需要经受一次来自市场和评论界的严峻考验。

可是王家卫的个性不仅镌刻在他的电影文本当中,更蔓延到他日常生活的行为举止上,譬如他的“墨镜情结”。他说:“早从我呱呱堕地前开始,人们已渐渐对一切‘大’的、‘永恒’的或‘深奥’的东西失去了兴趣,他们意识到在无法控制的时间之流面前,个人以有限之身追求无涯的事业,无疑是自寻死路,相反,追求个体的圆满、瞬间的刺激,倒是无可非议。”开句玩笑,王家卫或许可以同利奥塔一般,成为一个解构主义者。他质疑一切元叙述/宏大叙述的无上身份,转而追求个体价值的“合理性”——总之,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书写“个人史”的时代。王家卫的个人哲学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电影文本的形式呈现,《2046》自然无法幸免。

因此,我当然乐意将周慕云看作是王家卫自己在影像上的投射,而周慕云笔下的日本青年应该也是,如此本片形成了一个复杂的套层指涉。王家卫首先一种个性来自于慕云的窥视欲,这显然是一个极端私密化的行为。他通过窗孔的窥探,了解隔壁2046房的一举一动。而这全部又发生在一家旅馆当中。“旅馆”缺乏“家”的稳定性,是一个迁徙流动的场所,因此带有某种欲望的隐晦性。在这里,男男女女打破“传统家庭”的归属感,在吱吱呀呀的床帷间大行其道。慕云见证了这一切,从而成为了本片一个“全知的”叙述者(影片由始至终贯穿了周慕云的旁白)。因此,窥视不仅仅是简单的“看”与“被看”,还是推动整个剧情发展的必要途径。

另一种个性来自于爱情的缺席。王家卫的影片中总是充满了爱情无尽的遗憾,从《阿飞正传》到《重庆森林》再到《花样年华》,不管导演是否有意为之,但总是撩拨着影迷脆弱不堪的心理承受力。《2046》则可以看作是一个展示爱情缺席的集大成者。慕云与“黑蜘蛛”,慕云与白灵,慕云与靖雯,日本青年与靖雯,鼓手与露露……这当中,除了最后给靖雯留了条“光明的尾巴”——远嫁日本,其它的都有始无终,令人嗟叹。特别是影片主角慕云,在众多可供选择的余地中,最终仍然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我相信这是源自于他对丽珍刻骨铭心的爱,正如他对白灵所言的,“有些事情是终将无法被取代的”;我也相信暮云对2046室的窥视正是基于一种对往日气息的留恋。而丽珍的身影也正如那缥缈的烟气般,如影随形,却不可触及。

                              主线与旁枝

 

真正的《2046》和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必定大不相同。前后历经四年的跋涉,王家卫拍摄的素材着实可以为每位主演剪出一部长片。前段时间报道,张震为拍《2046》苦练跆拳道,在如今的版本中踪迹全无;张曼玉如果“友情客串”仅仅数秒,很难想象最后会弄得和阿萨亚斯闹婚变。《2046》现在这个版本大概只是整个“2046”系列中的一部,它以梁朝伟饰演的周慕云和白灵、靖雯的故事为主线,是前作《花样年华》的一种合理的延续。同时,作为姊妹篇,它也可以利用《花样年华》当年在嘎纳大热作为此次推销极具说服力的无形资产。

因此,影片的服化道摄录美与前作别无二致,变化的只是人物关系和情节设置。如果说《花样年华》仅仅是梁朝伟和张曼玉二人的对手戏,那《2046》则是梁朝伟同众女星的一次声色狂欢。我大致的将同慕云交往的女性分为两类:月光型和日光型。月光型的女性,富于怀旧气息,大多身着旗袍,仪态高雅,出没于灯红酒绿之所——白灵、露露、“黑蜘蛛”是这其中的代表;而日光型的女性,充满现代气息,服饰简洁,感情单纯——影片中指的就是旅馆王老板的两个女儿靖雯和洁雯。两种女性的差异,使得整部影片的呈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面貌,更负载了王家卫爱情观、价值观的判断标准。

白灵是众女性中导演所极力渲染的一位。她聪颖好强,却充满了十足的悲剧气氛。在男性荒淫无耻之间,她极力地守护着自己的尊严。正象她所说的,“我不介意你有其他女人,但我不能和她们一样”——但是,王家卫显然不是一位愤世嫉俗的女性主义者,他用男性大师所一贯持有的性别话语权,将百灵判处“死刑”,发配到新加坡当舞小姐。在最后一次同慕云分别之际,她还想用自己的真情作最后的努力,这是她脱离苦海的唯一一棵救命稻草。但正如前文所言,慕云正是导演王家卫的影像投射,他不会因为一个他并非真爱的女子告别“迁徙”的生活——于是,毅然的扯开百灵的手,转身消失在暮色里。

靖雯则是王家卫所爱的,也是我所爱的。她纯净、率真,对感情坚定不渝,整部影片中最终也只有她获得了真正的幸福。每当故事发展到靖雯的部分,心情便有说不出来的贴切,一扫都市夜生活的萎靡腐烂之风。王菲延续了10年前《重庆森林》中内敛的表达方式,清新自然,这无疑是十分成功的。影片中,靖雯的可爱也打动了慕云。在她的陪伴下,慕云度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一个夏天,并在小说《2047》中倾注了自己对靖雯的真实感情,并把遗憾深埋心底。

当然,其他旁枝性的人物也不可说不重要,她们都构成了慕云感情经历中一段弥足珍贵的回忆。只是由于剪辑中所产生的多义性和暧昧性,使得她们的形象没有得到充分的诠释,却也并不影响整部影片的主题传达。

 

                            

 

统观整部影片,令人失望的地方也不是没有。周慕云和白灵的几场戏或许应该受到指摘。这与演员实际上关系并不大——梁朝伟的眼神足够杀伤力,章子怡演技的一步步提高也是有目共睹。只是,我更愿意把《2046》看作是导演王家卫一次梦幻般的情感历程,这里面有他对生活的爱,更有对苏丽珍的爱。而几场粗陋的床戏和慕云拆白党似的形象,令人从梦中惊醒!有时细节过分的真实反而对影片的主题是一种伤害。这也是为何我在初次观看《2046》时会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原因。我想象不出一贯虚无缥缈的王家卫为何此处如此写实——是商业的考虑?抑或是炒作的卖点?在我看来,之前《花样年华》中苏丽珍一个手提饭盒款步前行的身姿竟比这一大段戏要美妙得多!

但是,王家卫毕竟及时地扭转了过来,使得影片的后半段向着合理的方向发展。没错,正因为他一以贯之的情绪化渲染、枝节旁生的个性书写,总是与大众理想主义化的内心情结擦肩而过,才让我们多了一份回味的乐趣。于是,我们又见到了熟悉的王家卫,他显影于菲林的背后,在充满夜风香味的怀旧氛围里,与观众同喜同悲。他——犹在镜中!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