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爱博士的电影资料馆

宅ing~

 
 
 

日志

 
 

法国影史名片之三:《百万彩票》  

2005-12-12 23:21:00|  分类: 欧日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国影史名片之三:《百万彩票》

《百万彩票》(Le Million)赏析

1931   Comedy / Romance
导演:雷内·克莱尔(René Clair)
编剧:雷内·克莱尔
摄影:乔治·派利诺(Georges Périnal)
音乐:阿蒙·伯纳德(Armand Bernard)、菲利浦·派瑞斯(Philippe Pares)等
演员:路易斯·阿里伯特、安娜贝拉、雷内·莱斐诺等

故事大意:
   一位贫穷的艺术家米歇尔(雷内·莱斐诺),租住在巴黎的一家公寓内,由于交不起各种费用,经常被各色讨债的人围追堵截,十分狼狈。直到有一天,他幸运的获得了百万弗罗林的大奖,命运也由此发生了变化。他清楚的记得把彩票放到了夹克的口袋里,而夹克被他的女朋友贝蒂斯(安娜贝拉)拿走缝补了。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由于另一个女人缠上了他,贝蒂斯在心情烦乱之余把夹克弄丢了。衣服被混进贝蒂斯家中躲避警察的普洛普(路易斯·阿里伯特)无意中穿走了。故事随后讲述的就是米歇尔和他的朋友为了寻找这件衣服,而发生的一系列噱头十足的闹剧。最终,彩票物归原主,影片在庆祝的歌舞声中结束。

影片赏析:
   此片是法国电影大师雷内·克莱尔的经典喜剧,对后来好莱坞经典歌舞片的影响甚大,也是早期有声电影中的佳作。从各个方面来衡量,《百万彩票》都无愧于它法国歌舞片奠基作的名声。即使在73年之后,我们重温这部影片,影片中所迸发出的新鲜与热力都会使观者得到极大地视听愉悦;同时,它也对真正现代意义上(注:指有声片诞生之后)电影观众的一次伟大的洗礼。
   雷内·克莱尔最伟大的成就在与成功的跨越了有声片与默片的鸿沟。与很多同时代的人不同,他抓住了一个重要的机遇:科技上新的成就可以对电影艺术有所裨益,它打破了陈规俗套的桎梏,创造出更加绚丽多姿的视听形象。声音融入影像,无疑是一种技术上的胜利,雷内·克莱尔在很多自己的作品中(如《巴黎屋檐下》)较早的运用声音,加强和完善画面的叙事功能。但无疑的,《百万彩票》又是其中最出类拔萃的。
   从形式上看,《百万彩票》是一处纯之又纯的歌舞喜剧。栩栩如生的滑稽形象,在时而优美(如歌剧院上演《波希米亚人》的精彩一幕)、时而振奋的歌曲(如开头、结尾处的歌舞联欢)映衬下,二者达到了完美的统一,甚至连人物对话都显得那么冗长、多余——尽管雷内·克莱尔所撰写的对话已然十分精简。而影片的结尾更像是一出虚无缥缈的白日之梦,(注:找彩票的过程极其一波三折,戏剧性的巧合、偶然随处可见)这与艺术家超现实主义式的同情心形成了一致。
   《百万彩票》是早期法国电影艺术冠冕上的珠宝。影片1931年首次发行时,得到了票房与评论界的双重肯定。今天它仍然被认为是法国电影艺术史上一部里程碑式的作品。其实,在我们对比分析早期法国歌舞片和美国好莱坞歌舞片时,可以仍然找到一些典型的法国特色。好莱坞早期歌舞片是美国类型片中的重要一支,但长期以来并没有得到评论界高度的评价。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歌曲与动作融合得不够贴切阻断了影片情节正常的进程。例如,在影片《有趣的女人》(lady be good,1941)中,艾琳诺·鲍威尔(eleanor powell)为什么跳踢踏舞影片中并没有任何动机和情节交代,仅仅由于她是一个优秀的踢踏舞演员,所以即使鲍威尔在片中所饰演的角色十分渺小,由于拥趸的热衷——她仍须不断地跳下去,从而忽视了情节的连续性。实际上,艾琳诺·鲍威尔的踢踏舞本应是情节发展自然的产物,而并非仅仅是一种消遣的需要。
   可见,在歌曲与叙事二者之间实现天衣无缝的融合实非易事,后期美国歌舞片中的“主打”类型——后台歌舞片(Backstage Musicals)虽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歌舞与叙事断裂的“遗风”犹存。譬如著名的《一个美国人在巴黎》,高潮部分仍然是典型美国式奢华的舞蹈秀场面,与剧情脱节。但反观法国歌舞片——尤其是《百万彩票》——歌舞与叙事达到了高度的融合。开头歌舞场面,通过歌曲说明了人们庆祝的理由——“获得大奖”,随后影片进入倒叙;在米歇尔躲避债主们的围追堵截、仓皇逃窜时,各色人等唱着轻快的歌曲、排着长龙紧追不舍,和另一对捉拿普洛普的警察们混在了一起,一时间鸡飞狗跳,喧哗不已;著名的歌剧一幕,米歇尔和贝蒂斯不小心混入舞台,他们躲在布景后面,伴随着台前男女主角的《波希米亚人》优美的歌声,互诉衷肠,两人的动作与歌词内容不自觉的竟达到了惊人的一致;高潮部分,两伙人争夺夹克,在狭窄的走廊里上演了一出此起彼伏的“橄榄球大赛”,人仰马翻笑料百出,可以说是全剧的精华所在,不知道雷内·克莱尔当时知不知道有“后现代”一词。
   可惜的是,单从总体数量相比,法国歌舞片和好莱坞相比则是相差甚远了,虽然也有让·雷诺阿的《法国康康舞》、《黄金马车》(注:此两片已由标准公司近日发行),马克斯·奥弗尔斯的《劳拉·蒙太斯》(注:标准公司已出版)等著名作品问世,但作为一种类型的集团力量,法国歌舞片的影响则要小得多,当然它们歌戏合一的优点已被各国艺术家所吸收利用,2003年获奖影片《芝加哥》便是个很好的示范。30年代中期之后,法国进入到影响更大的诗意现实主义阶段,大师辈出,名作辈出。与此相比,歌舞片倒是显得沉寂了,但如若让我挑出法国歌舞片的两座高峰,我认为一部是雅克·德米执导的《秋水伊人》(又名《瑟堡的雨伞》,凯瑟琳·德纳芙成名作,获金棕榈奖),一部就是本片《百万彩票》(注:本片有误翻作《百万法郎》,盗版碟更误翻作《最后的百万富翁》,由标准公司出版发行)。
   1962年雷内·克莱尔入选法兰西学院院士(全国仅40人),成为第一位获此殊荣的电影艺术家。正如法兰西学院的评他入选的理由所言:他不缺少世上任何荣誉,而我们的荣誉唯独缺少了他。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